亚搏官网 > 亚搏娱乐网站 >

姑娘,你不缺幸福,缺的是这样一个男孩子_都市言情_好文学网

什么样的男人可以用可爱来形容?

文/冬日暖扬

一种由于种种原因自卑内向,单纯羞涩,一把年纪了还没碰过女孩儿的手,说句话伦家就脸红。一种阳光开朗,逗比幽默,笑起来又有点儿小腼腆。还有一种智商高,情商为负数,经常一句话能把你憋出内伤。

今年国庆节我回老家,碰到了堂屋的小叔儿。小叔儿今年好象有50多了吧?我记得也不是很清楚!我原以为他是回来度假的,结果一聊才知道他已经在家待了一年多了。

我有一个大我六岁的小叔,急性子,死脑筋,非典型理工男,偶然性段子手。要么不说话,要么一说话能把你气个半死。

我问他为什么不去工作?他说大奶奶需要人照顾,大堂叔每月付他工资让他负责在家照顾大奶奶。我问付多少工资?他说一个月一千五。听他这样一说,我愣在风中无语了。

他的女朋友叫小南,口头禅是:我怎么会喜欢这货?

记得小叔儿结婚的时候,村里人还都说小叔儿和小婶儿是郎才女貌天生一对。婚后的日子他俩过的也是挺好的,不久就生下了一个白白胖胖的宝贝小儿子。

我一般叫小南小婶儿,但她还没嫁给小叔。小婶儿聪明伶俐,不过胸无城府,虽然小叔很穷,又蠢,但她从不嫌弃,而且坚信小叔是支潜力股。

那时候乡亲们在村子里挣不到钱,就都跟着那股打工热潮,去外面捞金去了。小叔儿和小婶儿把可爱的儿子留在家里,交给大奶奶照顾也出门挣钱去了。

小婶儿给我讲过一个笑话,她说高中时,有天早上在开水房打水,身后站着一男生。不知道为什么瓶盖怎么也拧不开,这时身后的男生关切地问,拧不开么?

他们寻着老乡们的足迹奔到了广东,他们满心满眼的想着很快就能挣得到大把的钞票。可是他们俩要学历没学历,要技能没技能,只能在外面颠沛流离,到了年底想回家连车旅费都没有凑够。又想回家,又不敢回家,那可真是一种煎熬,不过最终他们还是拗不过对家的想念,借了些路费都回来了。

小婶儿娇羞地答,嗯呐。

大过年的家家喜迎新春,唯他们无心过年。小叔儿借题发挥,把一股子怨气全发泄给了小婶儿。开始他们只是争吵着相互埋怨,后来演变为大打出手,小婶儿自是打不过小叔儿,被打得遍体鳞伤哭得呼天抢地,好好的新年被他们折腾得鸡飞狗跳。

结果男生说,那你边儿上拧去,我先装!

乡亲们都来劝解——让他们冷静下来,小两口日子还长着呢,今年不行不代表明年不行,先过了年再说。但他俩哪有肯听的,都不依不饶的,小婶儿负气独自抱了儿子回娘家去了。

小婶儿直翻白眼,心想,世上怎么会有这么2B的男生呀?

小叔儿开始也堵着气不理会他们娘俩,后来耐不住大家的极力规劝,才去岳母家接回来了小婶儿。小婶儿在娘家也听了母亲的劝,心里也原谅了小叔儿,决心回家跟他好好过日子。

后来,小婶儿却喜欢上这个2B男生,就是我的小叔。

过完年他俩一商量还得去打工。因为他们觉得在家始终赚不了钱,只有在外地才能想办法挣到一些钱。于是第二次出门。

小叔和小婶儿在一起总是有发生不完的趣事,比方说,小婶儿新化好妆,蹦蹦跳跳问小叔:看着我的眼睛,认真一点儿,你看出什么了?

这一次叔婶儿没有去工厂上班,改为在私人的店里打工。他俩找了一家餐馆给餐馆打零工。小叔儿本就喜欢炒菜做饭,只要手头上活一做完,就跟着老板学习做菜。时间一长老板觉得他还行,就让他顶个空缺做了个厨师。

小叔审视良久,说:左边这只白眼球上有8条明显的血丝,右边这只11条。我猜,你昨晚肯定没好好睡觉,又玩手机了对不对?真不听话,来,趴下,打屁屁!

这样一来工资就真高了不少,两人都很高兴,觉得生话有奔头了。一开始小叔儿还对小婶儿蛮好的,后来渐渐地觉得手里有钱了,小婶儿也没他挣的钱多,他自觉要高过小婶儿一等,就经常变着法的支使小婶儿,对她呼来喝去的,更有甚者居然当着小婶儿的面和小服务员调情。

小婶儿一巴掌过去:老娘用睫毛膏把睫毛涂这么长,你瞎呀?

这可是触碰到了做妻子的底线了,小婶儿当晚就和小叔儿和大吵起来。小叔儿不觉得自己有错,反被闹得烦了,越瞅小婶儿越眼烦,随时频临着爆发。那时小婶儿正在火头上哪能说停火就停火,继续发泄着,小叔儿冲上来就是一阵拳打脚踢,直接把小婶儿打成重伤,修养了好久。

秋末天气转凉,遍地火红的落叶,小叔坐在门口黯然神伤,小婶儿过去问:猪头,想啥呢?

还没到过年小婶儿就一个人提前回来了,我们都被吓了一跳,这还是小婶儿吗——但凡她身上看得见的地方都是擦着碘酒的伤痕,看得我们都心痛。只要亲人们一问,小婶儿就眼泪啪啪往下掉,哽声说坚决不过了,一定要离婚。说实话我们也是痛恨小叔儿的,恨他放着这么好的老婆不珍惜,老动手,但我们都不同意他们俩离婚。

小叔叹口气说,多美的秋色呀,多美的地球啊。

亲人们忙托人给小叔儿带信,叫他赶紧回来。让他回来向婶儿陪不是,并保证不动手,可是小叔儿根本不回来,他认为男人打老婆不犯法,叫亲人们别掺和,并且绝不答应离婚。

原本我以为他准备吟诗,结果这货严肃地说:我比较担心,万一46亿年后,太阳真变成红巨星吞噬了地球,人类的文明彻底消失,你和我都不在了,这是一种多么莫大的悲哀啊?

小婶儿心死了,在家呆没多久,又只身外出了,只是去了哪儿我们都不清楚,也根本没去小叔儿那里。过了两年半左右小婶儿又回来了,只是她这次回来是和小叔儿领离婚证的,这回不论小叔儿怎么不同意都没用,因为法院宣判他们俩己经离婚。

小婶儿怒:整天脑子里都在想什么乌七八糟的,有想我吗,你到底爱不爱我?

离婚后的小叔儿,也没看出有多大的伤心难过,继续去外面打工,心里笃定小婶会回心转意的。小婶儿倒真是没出去就在娘家待着,她娘家也离我们村子不远,她也可以经常照顾到儿子,似乎也在等什么。但又过了两年,小叔儿并没有任何行动。

小叔:爱你,就算太阳吞噬了地球,我也一样爱你。

最后小婶儿娘家人觉得一个女人老待在娘家不行,总得嫁人才好,于是多方物色,最终还是将小婶儿给嫁出去了。对方是一个中年丧妻的老实手艺人,虽不比小叔儿帅,但人家从不打老婆,就冲这点小婶儿点头同意了。

小婶儿一听,正洋洋得意。小叔猝不及防来一句:但有些话我还是要说,你们女人就是目光短浅,一点儿都不关心科学!

小婶儿再婚了,小叔儿更是常年飘泊在外不回家,工作换了一份又一份,手里的钞票也跟着越来越少,甚至于连养儿子都困难了。亲人们也想让他再婚,可他美名在外,谁家姑娘只要是听到是他,都唯恐避之不及,更别提说是要跟他结婚了。无计可施的亲人们也只能对小叔儿放之任之了。

我在旁边盯着小婶儿的表情,吓出一身冷汗。

如果我不是那次国庆节回老家碰到小叔儿,我还真不知他会潦倒到如此地步。看着他离开我家时的背影,我挺难过的——觉得他特别可怜,但更觉他特别可恨,真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啊!

小婶儿和小叔都是彼此的初恋,在一起五年了,感情一直很好。但两人的情路并非一帆风顺,等毕业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才发现困难重重。

图片 1

他和小婶儿去年毕业,原打算年底结婚,但寒假小叔去小婶儿家提亲,未来岳母一点儿好脸色也没给。一直强调小康家庭对温饱家庭,门不当户不对,一开始含沙射影地说,结果小叔情商太低没听出来,岳母只好往难听了说。

小叔是急性子,脾气一上来,饭也没吃,摔上门走了。

所幸小婶儿是明白人,追几条街追上小叔。原以为他肯定怒气冲冲,结果冲上去抱住,才发现这货竟然哭了。

小婶儿说,你哭什么呀,真没出息!

小叔说,我答应一毕业就娶你的,现在看来做不到了,我说话不算话。

小婶儿一听自己也哭了,把头埋在小叔胸口,说:猪头,你出去奋斗吧,我等你回来娶我。

小叔说好,过完年就走进了火车站。

那时我还在高中,小叔走后,只能偶尔听到他一点儿消息。一年半后我上大学,和小叔一个城市。去学校报到那晚,小叔带我去银松路吃大虾,蒜蓉油焖各点一盆儿,两打罐装啤酒,喝到微醺。

喝罢去江滩吹风,已经很晚,聊天时他问我有没有找女朋友。我一时想起来,问他和小婶儿咋样了,打算什时候结婚。

他沉默一会儿,长长地叹一口气。

我说,咋了,这不像你啊?

小叔说,我也不知道,就是感觉时间越来越不够用了。以前遇见天大的困难我也能冷静下来,但现在完全不行,一天比一天浮躁。说心里话,过去我一直坚信自将来特NB,早晚一天会爆发。但现在一天比一天没信心,总害怕有一天自己会一事无成,说过的大话,许下的承诺,一个也实现不了。

我说,哎,你才出来一年半,还多的是时间。

他摇摇头,笑了笑说:等毕业,你会突然发现时间不够用。这玩意儿会一步步紧逼着你,压在肩头的“责任”两字也会越来越重,你现在还没法理解。

我突发奇想,说,小叔,你有没有想过和小婶儿,裸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