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搏官网 > 亚搏娱乐网站 >

揭秘唐高宗废太子李忠:为躲避刺客竟穿女人服装

简介:身为镇国将军,顾若��近经常莫名其妙地被人操控去毒害“傻白甜”王妃。对此,她仰天长啸:“我冤枉啊!”一旁的晋王苏长卿走过来,道:“顾将军,你脑子有病,得治!” 中国论文网 楔子 在那场盛世婚宴举行的前一天,我把梁王的“傻白甜”准王妃拖进巷子里,暴打了一顿 。 梁王一纸诉状把我告到御前。皇帝万分失望地看着我道:“顾若��,这到底是为什么?!” “轰隆――”一道雷电闪过,我“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字正腔圆地答道:“启禀圣上,微臣脑子有病,得治!” 第一章总有刁民陷害我 身为朝廷的镇远大将军,艳冠京华的我出身将门,自幼跟随先父征战沙场,虽然才刚刚满十八岁,却已是功勋卓着。 放眼天下,再找不出几个比我地位更显赫的女子。但是,我近被接踵而至的诡异事件折磨得几乎崩溃。 比如昨日,我中邪似的把梁王妃打了一顿,而后一个人傻乎乎地待在案发现场,等着禁军前来将我五花大绑带到御前,说出了那句足以载入史册的名言―― “启禀圣上,微臣脑子有病,得治!” 又比如此刻,我莫名其妙地站在梁王的婚宴上,手握�L刀,一双眸子不受控制般死死地盯着那对正在拜天地的新人。 而站在两侧的侍卫同样剑拔弩张,他们将我围在中央,生怕我为情所困,一时忍不住出手伤了他们王爷。 没错,我与梁王的确是“青梅竹马”。十年前,我刚刚穿越到这个世界成为将军府八岁的大小姐,就被梁王堵在了御花园里。那时的他像个小大人一样,用霸道的口吻宣布长大后要娶我。我当时差点儿笑岔气!要知道,本姑娘在穿越前,已经是一个化学系的大学生了,年仅十岁的梁王在我面前就是一个小孩子! 如今长大成人的他要迎娶“傻白甜”医女,我有什么好伤心的! 但是,我偏偏就不受控制地吃醋了,而且还想在众目睽睽之下拔刀抢亲。 我被自己的想法吓得几乎魂飞魄散。 为什么要抢亲? 我疯了吗? 我缓缓吸气,试着平复自己的情绪,却听见脑海里有个声音不停地说:“去,杀了梁王妃!” 无冤无仇的,我为什么要去杀那个“傻白甜”王妃!老天,到底是谁在控制我? 我疑惑地看着四周的宾客,一定是有人用卑劣的幻术在操纵着这一切。 可恶! 忽然我感觉一阵眩晕,终于,我还是被操控着拔出腰间的宝刀。当刀尖颤巍巍地指向梁王妃之时,我知道,我这次是彻底被人暗算了! 按照我朝律法,这是大罪! 或许是我命不该绝,就在我提着宝刀即将刺向梁王妃的那一刻,一双有力的大手把我圈在怀中。一个清冽的声音自我头顶上方传来:“若��!” 我循声望去,只见一位宛如谪仙的男子,正眨着一双多情的桃花眼玩味地望着我,说:“你喝醉了!” 他是谁啊?居然敢抱本将军! 我正欲抬手教训他,谁知下一秒我手中的刀竟然被他以闪电般的速度夺走了,动作之快,以至于我根本没有看清楚整个过程。 天啊,本姑娘从军十年,今天终于遇见世外高人了! 我呆呆地被他牵着走到梁王的面前,又听见他说:“今日是你大婚,我代表顾若��将军特将这把七星宝刀献上,祝你们百年好合!” 他凭什么代表我? 我甩开他的手,怒道:“你是谁啊?” “若��真是喝醉了,怎么连本王都不认识了,小时候我们还一起拔过太傅的胡子呢。”男人笑着摸了摸我的头,“我是晋王苏长卿啊!” 晋王? 骗谁啊!当朝有几位王爷我会不知道?我刚翻了个白眼,谁知下一秒,屋里所有的王公大臣纷纷拜倒,就连梁王也躬身施礼道:“参见皇兄!” 我看得目瞪口呆。 旁边的梁王冷着脸告诉我,在过去的十年里,苏长卿一直以质子的身份居住在柔然,皇帝为了颜面秘而不宣,今晨才下旨将他的身份恢复,而那时我因为自己的暴行正被责问,所以并不知情。 苏长卿走过来,伸出食指刮了一下我的鼻尖,道:“若��,见到你很高兴!” 我扯了扯嘴角,天哪,这故事的画风不对啊! 第二章 姑娘,你压到我的头发了 自从那日我从梁王的婚宴上疯了一般逃回来之后,就一直闭门谢客,生怕再招惹是非。 我自问从未作恶,为何会有人以奇门幻术陷害我呢?我躺在院子里的太师椅上百思不得其解。 这时,隔壁忽然传来朗朗的读书声:“一价氢氯钾钠银……” 身为化学系的学生,我对元素周期表再熟悉不过,便本能地顺口接道:“二价氧钙钡镁锌!” 说完,我忽然意识到不对劲儿。 刚刚那分明是化学口诀,一个古人怎么会知道?莫非…… 我的亲爹啊! 穿越十载,今天总算遇到同伴了! 我猛地从太师椅上跳起,转念一想,觉得不能操之过急。近的怪事太多,为了避免再中圈套,我也要试试他。于是,我清了清嗓子,朗声道:“是谁在唱歌,温暖了寂寞?” 隔壁那人接道:“白云悠悠,蓝天依旧,泪水在漂泊。” “……”没错!就算把李白请过来都写不出如此豪迈的歌词。 我再也无法抑制心中的喜悦,纵身一跃来到墙头,对着那边高喊:“欧巴……哎哟!” 不知是谁那么讨厌,竟然在墙上镶嵌了瓷片,我脚下一滑,便跌下墙头。我扶着柱子爬起来,揉了揉被摔疼的屁股。 “疼吗?” 头顶上方传来一个低沉性感的声音,我仔细一看,原来我刚刚扶住的根本就不是柱子,而是一位白衣公子的长腿。 我沿着他笔直有力的长腿向上望去,就被他挺拔的身材所吸引,经过白袍,掠过壮硕的胸膛,后看到了一张足以迷倒众生的俊脸。 我错愕地看着眼前的男人:“是你!” 苏长卿扬起脸,笑眯眯地望着我:若��,阿尼阿塞哟!” 我无法想象,当朝大皇子――晋王殿下,竟然也是一位穿越人士。想想近的遭遇,我越发意识到这个世界的可怕,于是拉着苏长卿的胳膊,道:“你有回到现代的方法吗?” 苏长卿不自然地吸了吸鼻子,道:“没有。” “……”我失望地垂下头。 苏长卿伸出手覆在我紧锁的眉头上:“不过,我们可以一起研究怎样回去。” 我立刻眉开眼笑:“成交!” 说干就干! 次日清晨,我便带着古人“自杀三件套”――匕首、白绫和鹤顶红,翻墙来到隔壁,接着进门走到苏长卿的卧榻前,扯着他的胳膊使劲摇晃:“喂,醒醒,开工了!” 苏长卿睡眼惺忪地望着我:“干吗?” 才睡了一觉,他就把昨天商量的穿越大计忘了,如此不思进取的男人,让我说他什么好! 我回了他一个白眼,而后抓起匕首,想象一下自己倒在血泊里的场景,呃,太血腥!我又拿起白绫,脑补了一下自己上吊的场景,哦,太残忍!后,我的目光落在旁边的瓷碗上……嗯,就是它了! 我将装有毒酒的碗端到他的面前,道:“王爷,请干了这碗鹤顶红!”见苏长卿一副看神经病的表情,我索性给他做个榜样,“本姑娘先干为敬!” 苏长卿抬手将毒酒掀翻:“顾若��,你发什么疯?!” 我发疯? “苏长卿,你有没有文化?电视剧里的人都是死了才穿回去的!”说着,我抓起白绫悬在房梁之上,打了个结,接着跳着脚便要把脖子往里伸。 就在我即将成功的一刹那,苏长卿突然腾空一跃,抱着我滚到了床上。 我躺在柔软的锦被上,看着眼前的盛世美颜,红着脸吼道:“你为什么要破坏我的穿越大计?!” “若��,你是不是傻?!你如果这样死去根本回不了现代世界,只会灰飞烟灭!” “啥?”我撑起双臂跨坐在他的身上,心想电视剧里可不是这么演的! “你……”他的喉结滚了滚,看起来十分难过的样子,“你下去!” 呃? 见我未动,半晌,他又吐出一个字:“疼!” 疼? 大颗大颗的汗珠自男人的颈间滑落,滑到他壮硕的胸膛上。苏长卿扯了扯嘴角,欲言又止……面对此情此景,我不禁想起了现代小说里常用的台词――女人,我对你起了该死的反应! 啊!想到这里,我的脸瞬间红透,这分明就是赤裸裸的暗示! 好羞涩啊! 我舔舔嘴角,闭上眼睛,准备低下头献出自己宝贵的初吻…… 就在这时,一道低沉的声音传入耳内:“顾若��,你压到我的头发了!” 啊? 这台词不对啊! 我低头望去,只见一缕青丝正安静地躺在我爪子下方,沿着发丝的方向,我看到了男人那张疼得微微有些狰狞的脸…… 啊!丢人丢出几个世纪的我从床上跳起来,落荒而逃。 呜呜呜!我要去找个地缝钻进去,谁也别拦我! 第三章 本将军又被陷害了 我与苏长卿鸡飞狗跳地度过了几个月之后,就到了秋季围猎的时节。 我本以为自己会因大闹婚宴而被取消围猎资格,不承想,皇帝竟然安排我负责后宫女眷的护卫工作,说是要借此消除我与梁王妃之间的误会。 阿西吧!我暗暗腹诽,皇帝他老人家的脑袋什么时候也进水了? 话说这个梁王妃不愧是“傻白甜”中的战斗机,她明知道我有谋害她的可能,却整日黏着我,夸我敢爱敢恨,是真性情,还想跟我义结金兰。 我:“……”看着她依旧缠着绷带的胳膊,我真想请太医来帮她看看脑子。 梁王妃是个闲不住的性子,听说这山中有一处景色秀美的瀑布,便求我带她去看。我不同意,她便搬出梁王,梁王竟然一副无所谓的样子道:“顾将军,我相信你不会再伤害王妃。” 我:“……” 你相信我,可是我不相信自己啊! 被迫接下这个烫手山芋,我有些不知所措。这时,苏长卿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顾将军,我陪你。” 有了苏长卿的陪伴,我倒是轻松了许多。一路上,梁王妃像一只单纯的小兔子在林间蹦来蹦去,我抱着宝剑和苏长卿并肩坐在林间的草地上歇息。 我凑到苏长卿耳边,悄声问:“梁王妃这种‘傻白甜’如果放在现代的宫斗电视剧里,能活几集?” 苏长卿十分肯定地告诉我:“她能活到大结局。” 我傻眼道:“为什么?” 苏长卿神秘兮兮地笑了笑,道:“佛曰,不可说。” “故弄玄虚!”我撇嘴,“那我这种杀伐决断的美少女,在宫斗剧里应该是个什么角色?” 苏长卿脱口而出:“恶毒女配角。” “……”我抬腿将其踹�w。 小伙子,这就是毒舌的代价! 风夹杂着青草的香气,调皮地吹动树叶,正午的温暖的阳光照进来,在地上映出点点光斑。 苏长卿站起身来,轻轻弹掉藏青色蟒袍上的草屑,来到我的面前。 他摸出腰间的白玉长笛,问我:“若��,想听什么?” 阳光洒在他身上,仿佛在他身上镀上了一层柔美的金边,美得让人移不开视线。我仰头逆着光看去,内心惊叹:这才是我梦中的美少年啊! 苏长卿:“《青藏高原》怎么样?” 啊? 苏长卿摸摸我的头,笑道:“逗你的!” 好听的笛声跃入耳内,我心里就像含了一颗丝滑的牛奶糖一样甜蜜。我靠在身后的梧桐树干上,渐渐地感觉眼皮越来越沉,临睡前,我嘱咐他:“我先睡会儿,你帮我看着点儿。” 苏长卿:“好。” 我是被一阵脚步声吵醒的。 我揉了揉眼睛,不见苏长卿,一抬头,发现自己面前站了一群全副武装的士兵。 发生什么事情了?我下意识地向后挪动,却发现身后竟然是万丈深渊! 老天,这是哪儿? 为首的御林军高声喊道:“顾若��,你涉嫌谋害梁王妃,陛下已经下旨将你打入天牢。”说着,他做了一个“请”的姿势,“顾将军,请吧!” 我惊讶得说不出话来,方才我明明在树下睡觉,怎么可能跑来悬崖边谋害梁王妃? “梁王妃人呢?”我忙问。 御林军将领答道:“掉下悬崖,生死未卜。” 拜托,你们要陷害我也请用点儿心好吗!凭什么王妃遇险就来怀疑我?!觉得本将军好欺负吗?!我刚要大声辩解,却听到一个声音传来:“大人,就是顾若��把王妃推下悬崖的!” 我抬头望去,只见一个丫鬟哭得梨花带雨地跑了过来,她扬起手中攥着的那块布料,道:“这就是奴婢从事发地捡到的物证!” 找不到王妃就说是被我推下山,拿块布料就说是物证,她怎么不上天呢?! “信口雌黄!”我指着她喝道,“污蔑镇国将军,你胆子不小……”话没说完,我清晰地看到自己衣袖上的布料被人撕掉了一块…… 丫鬟跑过来将她手中的布料放在我衣袖上的缺口处,竟然正好能接上! 御林军将领扬手,厉声道:“来人,将顾若��押进天牢!” 我:“……”阿西吧,本将军又被陷害了! 老天,到底是谁看我不顺眼,三次五番陷害我。 我躺在天牢里冰凉的石板床上辗转反侧,思来想去。 难道是晋王苏长卿? 我睡着之前他还在我的身边,我醒来后却不见他的踪影,我的天!一定是他谋害了梁王妃,然后嫁祸于我! 浑蛋! 我抓着牢房的栏杆大喊:“我冤枉啊,我要面圣!” 牢头端起一盆冷水,扬手泼在我的身上,骂道:“死到临头,你给我消停点儿!” 三日后,大雨倾盆,我被带出来天牢。 我回头问身后的苏长卿:“你要送我去法场吗?” 苏长卿摇摇头,把我带到了勤政殿内。 我有点儿蒙,心想难道他们不砍我的头了? 大殿之上,梁王妃跪在地上,她告诉大家:“我因贪玩掉下了悬崖,危急时刻,顾将军施以援手但并没有成功,后是晋王殿下将我救来回来。” 啥? 我疑惑地看向苏长卿,他调皮地朝我眨眨眼。 我:“……”我那天明明在睡觉,什么时候施以援手了! 同样不相信的,还有梁王。 “本王替你做主!”梁王扶起他心爱的女人,端出话本子里霸道王爷的狂�J范儿,一字一句地道,“是顾若��把你推下去的,对吗?” “不是的。”梁王妃摇头道。 “那崖边怎么会有她衣服上的布料?”梁王问道。 梁王妃瞪大眼睛,道:“那块布料是顾将军救我时,被我拽下来的!” 我:“……”姑娘你记错了吧! 梁王气冲冲地走过来,对我道:“顾若��,你这个蛇蝎毒妇!如果你是清白的,你那天为什么说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苏长卿把我拉到一边,道:“顾将军做好事不留名,有错吗?” “够了!”皇帝吼道,“边境匈奴来犯,你们身为皇子竟然还为这点儿女私情争吵不休,成何体统!”他顿了顿,又道,“顾若��,听封!” 刚捡回一条命的我,“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就听到皇帝大声宣布:“即日起,封顾若��为征北大将军,代朕征讨蛮夷!” 啥?出征?! 我大脑尚在一片混沌之中,身体竟然先做出反应,天空中咔嚓一道闪电劈过,我听到自己字正腔圆地道:“谢主隆恩!” 第四章 出征漠北 不知不觉,这已是我来到漠北的第二十天。 匈奴大军连续攻克了我国三座城池,却在我带兵赶到之前,集体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率军在大漠里进行拉网式排查,却连匈奴主力部队的影子都没看到。朝廷追问进展的公文每天像雨点一样砸过来,我心急如焚。 军中粮草告急,很多战士不适应塞外天气,染上了风寒,照这样下去,说不定会……全军覆没! 深夜,我在中军大帐里绕着地图走来走去,心想二十万匈奴大军,又不会飞,能藏到哪里去呢? 就在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一阵骚乱声。 卫兵来报:“将军,敌人来偷袭了!” 怕什么来什么,我军食不果腹,哪里还有战斗力! 我抄起红缨枪,走出去,喊道:“全军将士,随我御敌!” 外面已是一片火海。 我们苦苦奋战,却发现敌人越来越多,就在我心生绝望之际,突然,空中传来一声脆响,一支雕翎箭直奔我而来。 “若��,小心!”我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一个人扑倒了,他把我抱在怀里,用身体替我挡住地上坚硬石块的�_亚搏娱乐网站,击。 我抬起头一看,惊讶地问道:“苏长卿,你怎么来了?” “傻瓜,当然是来救你的!”苏长卿将我抱到一处安全的角落,让卫兵护着我,便带人冲向战场。 破晓时分,敌人终于被我军杀退。 傍晚,我派去追踪敌军的探子全部回来了,毫无所获。 我彻底绝望了。 我转过身,眼圈泛红,低声道:“苏长卿,你走吧!” 苏长卿有些不悦,道:“若��,我是来保护你的!” “别开玩笑了!”我扶额道,“你又不知道匈奴单于的老巢在哪里!” “谁说我不知道!”苏长卿从椅子上跳起来,一只手抄起书案上的烛台,另一只手指向地图上的某处,信心满满地道,“他们就藏在这儿!” 抱着后一丝希望的我凑过去一看,瞬间泪奔,怒道:“你骗鬼啊!这分明是我的军营好吗!” 苏长卿修长的手指按了下我的额头:“傻瓜,我�f的是古水镇!” 古水镇?那是个距离我军大营不足二十里路的小镇,因为太近,反而成了我们每次排查的盲区。匈奴单于如果把老巢建在那里,再令所有匈奴士兵乔装成百姓……我的天! 苏长卿摸摸我的头,道:“这就是灯下黑!” 我激动得跳起来,抱住他的脖子猛地亲了一下,高兴地道:“苏长卿,你真是个半仙儿!” 苏长卿并没有躲闪,愣了一下,随后拥住我,英俊的脸上泛起大片红霞。 我搂着他,痴痴地笑,帅气的“半仙儿”害羞了! 当夜,我们率领全体将士将古水镇团团围住,苦战一夜,终于在黎明前将镇子攻下。 这一仗,我们俘获了匈奴单于及其全部兵马,还有他的爱宠―― 一只罕见的雪豹幼崽! 小家伙被关在铁笼里,通体灰白,暗黑色的斑纹遍布周身,威武极了。我见它第一眼便喜欢上了,这才是足以配得上本将军的宠物嘛! 我美滋滋地想,以后出征本将军就带上它,嗯,简直完美! 归途中,我骑着高头大马,欢快地唱着歌:“天空飘来五个字,那都不是事儿!是事儿也就烦一会儿……”唱到这儿,我如现代开演唱会的歌星一般,抬手指向苏长卿,让他接下去。 苏长卿笑笑,随即特别给面子地开口:“是事儿也就烦一会儿,一会儿就完事儿!” 将士们听到我们一唱一和,纷纷扯开嗓子加入我们。 前方是大漠孤烟,身后是长河落日,我们,是胜利之师! 此时的我简直自豪得想上天!穿越异世还能取得如此辉煌的战绩,除了我,还有谁!还有谁! 我喜滋滋地想,皇帝会赏我什么呢? 金银财宝?太俗。 良田万顷?没劲儿。 加官晋爵?无聊。 我的目光渐渐地移到苏长卿的身上,心想,嗯,皇帝若是真的大方,那就把晋王苏长卿赏给我做将军夫人吧! 想着想着,我不禁笑出了声。 苏长卿探过头,好奇地问我:“傻笑什么呢?” 我红着脸,脱口而出:“苏长卿,我愿意娶你为妻吗?” “嗯?” 我赶紧改口:“苏长卿,你愿意嫁给我吗?不是,我是说我们在一起……”我正紧张得语无伦次之际,就听到苏长卿回道:“对不起。若��,我们之间,是不可能的。” 我:“……”小伙子你能不能含蓄一点儿,这么简单粗暴地拒绝,真的好吗? 哼,我瞪了他一眼,随即策马绝尘而去。 回到京城,苏长卿前往皇宫复命。 我却撞上了奉命来城门外犒赏三军的梁王。 见到我,梁王露出了话本子里“霸道王爷嫌弃女配角”那般鄙夷的表情:“听闻顾将军在漠北得到一只罕见的雪豹,不知能否送给本王?” 哎哟!跟人要东西还装酷,他这般没礼貌,叔能忍,我不能忍!我斩钉截铁地回答:“不给!” “若不是爱妃看上了那只小畜生,本王才懒得向你开口!”梁王高声吼道,“顾若��,你到底给不给?” 我的爱宠凭什么给他? 我扬起头,答道:“不给!” “顾若��,你我自小一起长大,真没想到,你竟然这般不识好歹!”说完,梁王甩手而去,徒留我在风中凌乱。 呃……梁王有神经病吧? 第五章 雪豹伤人 梁王不是轻易善罢甘休的人。 在现代,我在小说里没少见过他这种男人,他们本着“屠尽天下,只为博卿一笑”的世界观,为“傻白甜”女主角,做尽荒唐事。没想到,一朝穿越过来,真让我碰上了霸道的梁王,而我还偏偏朝着恶毒女配角的方向发展。 真是悲伤。 没过几天,皇帝下旨,要求我立刻将雪豹送给梁王妃。 呔!欺人太甚! 我虽心里气愤,但还是乖乖地把雪豹差人给梁王妃送了过去。唉,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有朝一日本姑娘成功穿越回现代,一定去梁王墓碑上画圈圈! 梁王,你等着! 然而,事情并没有朝息事宁人的方向发展。 傍晚,我正在卧房浅眠,一队御林军突然冲进我家,把我从床上拖了下来,绑住。为首都侍卫拿出圣旨高声念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顾若��谋害梁王妃,即日起夺去兵权,打入天牢,钦此!” 我:“……”到底是谁在害我?! 天牢还是那座天牢,囚室还是那间囚室,而我,还是那个悲惨的我。 牢头告诉我,梁王妃下午被雪豹抓伤,昏迷不醒,王府下人在雪豹的指甲缝里发现了白色粉末。 这只雪豹是我让人送去的,所以,我理所当然成了元凶。 梁王威胁我,若是王妃有事,就让我这个镇国将军给她陪葬…… 听完,我目瞪口呆。 到底是谁在背后,变着花样地给本姑娘下套?! 犯了这么大的罪,皇帝一定会把我砍了的!老天,我死了之后真的可以穿越回现代吗?要是真如苏长卿所说,我死后灰飞烟灭了怎么办? 我越想越害怕,蹲在监狱的墙角,失声痛哭。 不知过了多久,牢房的门被人打开,我眯着眼睛望去,苏长卿挺拔的身影映入眼帘。 他抱起几近虚脱的我,从牢中走出去。 “若��,我带你回家。”他轻声道。 我环住他的脖子,问:“皇帝为什么不杀我?” 他低下头看着我,柔声道:“梁王妃已经没事了。” “那雪豹爪子上的白色粉末呢?” 苏长卿身子僵住,半晌后,才道:“哦,那是面粉。” 面粉? 雪豹爪子上怎么会有面粉?!见鬼了吗? 我刚要问个究竟,就听到苏长卿道:“若��,对不起!” 啊? 我愣了一下,才道:“�槭裁吹狼福磕忝髅骶攘宋遥 � 苏长卿垂下头,不再言语。 我轻轻地拥着他:“苏长卿,你是不是喜欢我?” 他浑身僵住,随后将我抱得更紧:“顾若��,我不喜欢你,你误会了。” 我:“……”骗谁啊!你不喜欢还抱得那么紧!我心想,他真是个口是心非的小妖精! 第六章 顾将军,我要跟你义结金兰 回到家,我悄悄地来到后院,仔细检查,终于在兽笼旁发现了两袋白色粉末。经查验,一袋是面粉,而另一袋,是砒霜! 我瞬间惊出一身冷汗。 这两袋东西,到底从哪里来的?! 于是,我派人私下去京城各大药铺查询关于砒霜的买卖情况,终,在京郊一家药铺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 收到消息后,我立刻赶了过去,谁知药铺老板在见我的一刹那指着我惊呼:“各位好汉,那一斤砒霜,就是她带丫鬟买走的!” 我浑浑噩噩地回到将军府后,将贴身丫鬟叫来,冷着脸问:“梁王妃出事那天,我到底在哪儿?” 丫鬟目光闪烁道:“将军,您当然是在卧房睡觉啊!” “不可能!”我把那半袋砒霜扔到她面前,“说,究竟是是怎么回事?” 丫鬟见瞒不住了,便“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将军,那天您就像中邪一样非要买砒霜,奴婢拦不住您便只好跟着去……” 果然是这样! 老天,我究竟中了什么邪术,居然不停地谋害那个“傻白甜”王妃,而事后又一点儿都不记得! 我深吸一口气,道:“所以,是你把砒霜换成了面粉?” 丫鬟摇头:“不是。” “不是你换的?!”这下我彻底愣住,心想,换面粉的人竟然不是我的丫鬟,那是谁?! 就在我焦头烂额之际,管家跑进来禀报:“梁王妃来了!” 她来干什么? 我一摆手,道:“不见!” 管家面露难色,道:“王妃说是奉旨来给您道歉的,我们不敢拦啊!” 一群废物,连个“傻白甜”都拦不住! 我如今是个病情堪比梦游症的患者,保不齐我一会儿发疯,就直接拔刀抹了梁王妃的脖子。唉,惹不起,我躲! “顾将军!” 梁王妃的声音自头顶传来时,我正躺在池塘边的竹椅上小憩,还以为是自己幻听了…… “顾将军!” 我睁开眼睛,当“傻白甜”王妃映入我眼帘的一刹那,吓得差点儿从竹椅上掉下去。 我的亲爹啊!她怎么来了?! 这些天被坑的经验告诉我,碰上她,准出事儿。于是,我抬腿就跑。 梁王妃就在后面,一边追,一边喊:“顾将军,我欣赏你,我想跟你义结金兰!” 一看她就是个不爱读书的小姑娘,话本子里后为了抢男人撕破脸的,哪一对当年不是好姐妹! 我也边跑边喊:“梁王妃,求您放过我吧!” 跑着跑着,我突然感到一阵眩晕。 我停了下来,迷迷糊糊中,听见梁王妃说:“顾将军,你肯接受我了?” 我不受控制地点点头,随后,眼前星光闪烁…… 等我恢复意识的时候,梁王妃已经泡在池塘里,挣扎着呼救:“顾将军,救我!” 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想去救她,却听见有个声音在我脑海里不停地重复:“淹死她!淹死她!” 不!无冤无仇的,我为什么要害人! 我挣扎着想上前搭救梁王妃,却根本使不上劲儿,恍惚间,我看到苏长卿一头扎进池塘里将梁王妃救起。 她得救了,我心想。 眼前一黑,我彻底失去了意识。 第七章 苏半仙儿,你为什么道歉 这是我人生中第三次被打入天牢。 与以往不同,这次,我没有喊冤,也没有哭闹。 因为我知道,自己一点儿都不冤枉。 苏长卿来的时候,我正趴在石板床上望着窗外的点点星光。 我回头望着他:“梁王妃坠崖,凶手是我,对不对?” 苏长卿目光闪了闪,没有回答。 我继续问道:“雪豹爪子里的粉末也是我所为?”看着一言不发的苏长卿,我扯了扯嘴角,“是你把砒霜换成了面粉?” 苏长卿点点头。 “为什么每次作恶的时候,我都会失去意识,等我醒来时却完全不记得?”我痛苦地抱着头,“苏长卿,你说实话,我是不是患有精神分裂症?” “不是这样的!”苏长卿痛苦地低吼,“若��,对不起,这一切都是我的错!” “苏长卿,你为什么道歉?”我站起身来,走到他到身边,“为什么你总是一副很了解我的样子?为什么你会突然出现在我的世界里?为什么我每次遇险,你都会恰好出现并帮我脱险?”我努力踮起脚,与他平视,“苏长卿,你到底是谁?” 苏长卿叹了一口气,道:“真相……你不会想知道的。” 不等我继续逼问,他已拂袖而去,行至囚室门口,他回头说道:“若��,三日后,你便可以出狱。” 呵,又是这种笃定的语气! “为什么?”我厉声道,“我凭什么信你!” 苏长卿神色复杂地看着我,答道:“三日后,柔然将举国进犯。” 不信鬼神的我,第一次相信了半仙儿的存在。 三日后,柔然果然进犯。 群臣束手无策,皇帝万般无奈之下,只能把我从天牢放出来。 牢头为我打开脚镣恭喜我出狱时,我笑着说:“帮我把囚室收拾干净,指不定哪天我又回来了。” 外面,寒风呼啸,我刚出天牢就狠狠地打了一个喷嚏。 这时,一件厚厚的大氅披在我的身上。 我抬头见是苏长卿,拔腿就走。苏长卿在我身后紧追不舍,我甩也甩不掉,索性停下脚步―― “苏长卿,你是神仙吗?” “不是。” “�K长卿,是你一直在害我吗?” “不是。” “苏长卿,你能告诉我真相吗?” “不能。” 呵,那还有什么好聊的!我抬手一指:“你走吧,我不想再见到你。” 苏长卿没有离开,伸出手弹掉我头上的雪花,道:“待会儿大殿之上他们一定会让你挂帅去讨伐柔然,千万别接旨,否则你将万劫不复!” “多谢提点!”我转过身,泪水直流。 朝堂之上,皇帝果然命我挂帅去讨伐柔然,如果我抗旨不从,抑或大败而归,朝廷就把将军府上下八十余人全部押送法场。 我倒吸了一口冷气。 皇帝这是要诛我九族的意思吗? 我死不足惜,可是我不能连累族人!我抬手拭去眼角的泪水,上前一步从皇帝手中接过帅印,跪在地上:“末将誓必带兵踏平柔然,以报天恩!” 第八章 死局 与柔然的对决根本就是一场屠杀。 战局诡谲得让我想起了在现代玩的单机版游戏,对方就像有神助一样,无论我如何布局,都会被他们识破。 陷入绝境的我终于意识到,这根本就是一场精心设计的死局! 看着身后跟随我出征的十万将士,我心如刀绞,这是十万条鲜活的生命啊!难道我要让他们陪我一同赴死吗? 不!我要再赌一次! 次日,营地上空炊烟袅袅,我吃过早饭,便登上城楼,开始抚琴。 城下的敌军开始叫嚣,我报之一笑,而后继续抚琴。 柔然人根本不知道,这座城里只有我一个人。昨夜将士们就已经全部撤退了,而我要留下来迷惑敌人,为他们争取撤退的时间。 不知道诸葛亮使用空城计时是何种心态,我只知道自己在抚琴期间不停地偷看焦尾琴旁放置的长枪,想着一会儿敌人攻上来,我该以何种方式自戕。 死后,究竟是穿越回现代还是灰飞烟灭,我不得而知,只是,我好舍不得苏长卿―― 那个神秘又温暖的男人! 弹了一曲又一曲,日暮时分,敌人终于按捺不住,准备攻城了。 我收起古琴,抄起长枪,屹立在高墙之上。我很欣慰,因为,我会以一个将军的身份死去。 就在我提着枪准备与敌人搏杀的时候,我听见有人在叫我:“若��!” 我回头一看,大吃一惊:“苏长卿,你怎么来了?” 苏长卿骑着战马,踏着夕阳的余晖,如盖世英雄般来到我的身边,朝我伸出手:“若��,跟我走!” 前面是万丈悬崖,后面是数万追兵,我们终于走到了绝路。 许是日食的缘故,天色暗了下去。 我心一横,觉得不能再连累他了! 柔然军队要的是我,我是一军主帅,只要我死了,柔然断然不会要了苏长卿这个皇子的命,不济,他还能回归当初质子的身份。 想到这儿,我猛地推开苏长卿,飞奔至崖边纵身一跃。 风在我耳边呼啸而过,我的身体迅速下坠:“苏长卿,我们来生再见!” 就在这时,我身下突然出现一个白色的光圈。 光圈仿佛拥有巨大的魔力,把迅速下坠的我托起,缓缓上升。 我的身体慢慢变得透明,在消失前,我听见苏长卿说:“这一切在我见到你真人的那一刹那,全部改变了!”他回头,露出一个让我终生难忘的苦涩笑容,“顾若��,对不起!” 第九章 真相 我在闹市街头醒来。 这是哪儿? 我茫然地穿行在城市中,看着陌生的景物……我惊讶地发现,这里看起来虽然很像我之前所待的现代世界,但是,无论是学校、医院还是街边的公园,与我记忆里的世界,完全对不上号! 老天,这根本就是两个世界啊! 轰隆―― 天上闷雷滚滚,瓢泼大雨倾盆而下,我瞬间被淋了个透,只好钻进附近的书店。 一个小男孩跑过来,问我:“姐姐,你是在扮演顾若��吗?” 我愣了一下,道:“你认识我?” 小男孩高举手上的书,道:“姐姐,你跟封面上的人一模一样!” 我拿过来一看,“嗡”的一声脑袋里瞬间。 我坐在柜台前,把这本书从头到尾看了一遍。 这本书叫《霸道相公爱上我》,讲述了梁王与梁王妃的美好爱情故事,而我,正是本书里面的恶毒女配角! 看着随书赠送的作者签名照,我气不打一处来。 怪不得我会莫名其妙地伤害“傻白甜”王妃,怪不得苏长卿会屡次在我陷入绝境时赶来救我,原来他就是这本书的作者! 他才是那些死局的布局者! 辛苦拼搏多年,我誓死捍卫的国土、誓死守护的那些亲人,竟然都是假的!这个结果―― 我不接受! 来到苏长卿所在的出版社,我看到门口竖起一块广告牌:招聘《霸道相公爱上我》的续写作者。 我二话不说,就报了名。 见到面试官,我劈头盖脸就问:“苏长卿呢?让他滚出来见我!” 面试官:“对不起,苏先生已经失踪半年了……” “……”我目瞪口呆。 终,我还是凭着对书里世界的了解,在众多报名者中脱颖而出。 编辑见到我,咂咂嘴,感叹道:“我终于明白,为何苏先生宁可将故事改得支离破碎,也不肯置恶毒女配角于死地,还拼命设置配角救她了。” 见我不解,编辑笑道:“顾小姐,你的神韵简直与苏先生书里描述的人一模一样,让人只看一眼就再也挪不开视线。”说着,编辑递给我一个本子,“这是苏先生的创作日记。” 翻开日记,我彻底傻眼了。 原来,按照他起初的创作路线,我这个恶毒女配角在大闹婚宴后,便会彻底黑化。

在唐朝就有这样的一个典型,因害怕有人会谋害他,经常穿着女人的服装以躲避刺客。又经常做恶梦,便自行占卜解梦,或者召巫士来为其占卜,最终被以“妖邪”之罪贬为庶人,后又被武则天赐死。他就是唐高宗李治立的第一个太子名为李忠。

李忠此时更加恐惧,因为害怕会有人谋害他,便经常穿着女子的时装,以躲避刺客。又常常做恶梦,于是自行占卜解梦,或者召巫士来为其占卜。一时风光,几多恐慌。由恐惧心理而引发出的一些荒唐行为,最终加速了他的死亡。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在唐朝就有这样的一个典型,因害怕有人会谋害他,经常穿着女人的服装以躲避刺客。又经常做恶梦,便自行占卜解梦,或者召巫士来为其占卜,最终被以“妖邪”之罪贬为庶人,后又被武媚娘赐死。他就是唐高宗李治立的第一个太子名为李忠。

随着王皇后被废,武则天坐上皇后宝座,掌握实权,长孙无忌等托孤大臣被逐杀,苗头已然指向了皇太子李忠。武则天借着幕僚要求废李忠的皇太子,立武则天的长子李弘为皇太子的上奏,废李忠为梁王,封房州刺史。李忠成为梁王后,又加封梁州都督,赐甲第,实封户二千,物二万段。李忠此时更加恐惧,因为害怕会有人谋害他,便经常穿着女子的时装,以躲避刺客。又常常做恶梦,于是自行占卜解梦,或者召巫士来为其占卜。一时风光,几多恐慌。由恐惧心理而引发出的一些荒唐行为,最终加速了他的死亡。

事情的转折点在于,王皇后自晋王时期就与高宗结婚,但是婚后长达十年,始终没有生育,有人提议将刘氏的儿子李忠收养,王皇后同意了。当李治继承皇位后,发现王皇后在后宫左右逢源,且照顾地位卑贱的刘氏,又与皇后很亲近,再加上长孙无忌等大臣的推举,高宗遂立李忠为皇太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