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搏官网 > 亚搏娱乐网站 >

亚搏官网横沟正史推理小说阅读:少女落难记_侦探推理_好文学网

“那是什么声音?是妈妈还没有睡?还是护士小姐来了呢?”

半夜里,千晶突然听到脚步声,于是从睡梦中惊醒过来。

想到这里,千晶一古脑儿从床上坐起来。

千晶的父亲一一御柴博士是一位相当有名的学者,可是打从今年春天开始,他的健康情况就一日不如一日,近更是生了场大病躺在床上。

这两、三天以来,千晶的母亲几乎都没有阖过眼,不眠不休地照顾着御子柴博士。

为了确认是谁发出的脚步声,千晶忍不住开口问道。

可是千晶等了半天,却得不到任何回应,而刚才的脚步声也嘎然停住。

千晶爬起来打开房门,没想到一只冰冷的手猛然伸过来按住她的嘴巴。

“嘘!如果出声的话就给你好看!”

一个戴着鸭舌帽的男子对千晶威胁道。

千晶先是轻喊一声。随即又想起某件事说道:

“对不起,请你说话也小声一点。”

“我爸爸生病了,现在正在睡觉,所以麻烦你说话小声点。”

对善良的千晶而言,世界上没有任何人是邪恶、可怕的,因此她根本不畏惧眼前的这个小偷。

小偷看到千晶的态度如此冷静,反而惊讶地松开了手。

“小姐,难道你不知道我是谁吗?”

“我当然知道啊!你是小偷吧?”

闻言,小偷露出一脸不敢置信的样子。

过一会儿,他才又压低声音说:

“别说这么多了!我知道你是御子柴博士的独生女,所以你一定有很多钱,快点把钱全部拿出来!”

千晶听到小偷的话,先是歪着头想了一下,接着笑道:

“我把钱全部给你,请你以后不要再做小偷了。”

说着,千晶打开桌子的抽屉,拿出一个红色皮包。

“喏,这里有五万块钱,不知道你够不够用?”

小偷看着千晶一脸真诚的模样,心里觉得十分感动。

“小姐……”

“事实上,我有一个跟你年纪差不多大的妹妹,只可惜她的身体不好,长年卧病在床。”

说到这儿,小偷不禁红了眼眶。

“近她病得很严重,必须住院治疗才有救,但是我实在筹不出钱来给她住院。为了救我妹妹的命,我才会跑到你家来偷东西。没想到我竟然会遇上你这么善良的小姐,我真的觉得很羞愧……”

千晶听完小偷的说明,眼眶也跟着红了起来。

“这么说,你一定需要一笔很大的钱……对了,我阿姨以前曾经送我一枚钻戒……”

千晶边说边从抽屉里拿出钻戒。

“这枚钻戒应该可以换到不少钱,你赶快拿去吧!”

“不!小姐,我不可以再拿你的东西了。”

“没关系,快收下吧!啊!对了,你妹妹住院一定很寂寞,喏,这是我喜欢的洋娃娃——露米,你把它带去医院里陪伴你的妹妹。”

此时小偷已经感动得泪流满面。

“小姐,谢谢你,我永远不会忘记你的恩情。”

说完,小偷便带着千晶送给他的东西悄然离开。

千晶则松了一口气地说:

“太好了!没有吵到爸爸……”

几天之后,御子柴博士还是撒手西归,千晶和她的母亲两人也伤心得哭肿了双眼。

御子柴博士死后留下了一大笔遗产,足以让她们母女俩生活无后顾之忧。

另一方面,御子柴博士那不务正业的弟弟一一御子柴刚三也在此时住进千晶的家中。

半年后的某个星期日,千晶跟刚三、弓雄一起参观上野产业博览会,三人来到此次活动的重点——乘坐氢气球的会场。

“千晶,你要不要坐氢气球?很好玩哦!还可以俯瞰整个东京呢!”

“我……”

“你等一下,我马上去买乘坐券。”

说完,刚三快步走向售票处,根本不给千晶任何拒绝的机会。

过了几分钟,刚三满面笑容地走回来。

“我买了两张乘坐券。弓雄,你和千晶一起上去坐吧!”

“叔叔,你不坐吗?”

“我以前已经坐过一次了,这次就让弓雄陪你去坐吧!”

闻言,千晶不禁露出不安的神情。

“不用怕啦!弓雄,你要好好照顾千晶哦!”

“我会的。千晶,走吧!”

弓雄拉着千晶的手,兴高采烈地坐进氢气球的篮子里。

弓雄是千晶的表哥,目前是K中学三年级的学生。

平时弓雄总是展现出自信的笑容,给人一种威风凛凛的印象。

千晶本来不想乘坐氢气球,但是在刚三的热心推荐下,再加上有弓雄陪伴着,她才安心地坐进篮子里。

“欢迎光临!氢气球准备升空喽!”

服务人员露出他那口洁白的牙齿笑道。

接着,服务人员将统在粗柱子上的钢绳缓缓松开,氢气球渐渐往天空上升。

“好棒啊!千晶,你看,对面那座高塔好象缩到地底下一样。”

“真的耶!而且叔叔的身影也愈来愈小了。”

千晶和弓雄两人从篮子里往四周看去,只见四周的建筑物渐渐往下降,他们的视野也慢慢变得辽阔,甚至还可以看到远方的隅田川……

另一方面,有个男子一直站在高塔的顶端,定定地看着氢气球好一会儿,接着又突然往地面上看过去。

令人讶异的是,刚三好象在做什么暗号般朝空中画了三次大圆圈。

高塔上的男子一看到刚三的动作,嘴角浮现出一抹诡异的微笑,随即从口袋里掏出一把手枪。

他向四周张望一下,确定没有人注意到之后,立刻将枪口瞄准绑着氢气球的钢绳。

随着枪声响起,氢气球便在没有钢绳的羁绊下,漫无目的地飘向高空。

“怎么办?氢气球飘走了……”

地面上的服务人员惊慌得不知该如何处置。

游客们都抬起头来看着氢气球,口中不断发出惊叫声。

一时之间,整个会场的秩序变得十分紊乱。

高塔上的男子看到这一幕,迅速把手枪藏在口袋里,然后悄悄地消失踪影。

千晶跟弓雄听到枪声时先是愣了一下,过一会儿,弓雄才紧张地叫出来:

“糟了!绑住氢气球的钢绳断掉了!”

千晶闻言,脸色马上变得惨白。

“弓雄,我们该怎么办?”

她害怕得几乎要哭出来。

“千晶,镇定一点,我们乱动的话反而更危险。”

尽管如此,眼看氢气球渐渐往西南方飘去,千晶还是担心地发起抖来。

“弓雄,氢气球会被风吹到哪里去?”

“我也不知道。总之,待会儿氢气球会慢慢泄气,只要我们没有掉到大海里,应该还会有活命的机会。”

弓雄表面上装出一副毫不畏惧的样子,其实心里面也是怕得不得了。

千晶无可奈何,只好在心里祈祷能有奇迹出现。

突然间弓雄转头问道:

“千晶,你听,那是什么声音?”

“好象是氢气球正在泄气的声音。”

闻言,弓雄立即抬起头来望向渐渐缩小的氢气球。

“嗯,你说的没错!”

紧接着,弓雄又慌忙起身往下看。

“太棒了!千晶,这下面是森林跟田地,我们有救了!”

千晶高兴得几乎要跳了起来。

然而他们高兴得太早了,因为氢气球泄气的速度比两人想象中还要快。

眼看着森林跟田地在刹那间逼近面前,千晶的心脏差一点就要迸出胸口了。

他们惊慌得大叫出声。

在神奈川县的某条乡间小路上,有一辆黑色轿车正笔直地向前急驶。

当这辆轿车行驶到茂密的森林旁时,车速突然放慢下来。

“熊公,你看!那棵树上挂了一个东西。”

一个满脸横肉的男子坐在后座,手指着森林说道。

熊公紧握住方向盘,抬起头来回答:

“老大,看样子好象是氢气球耶!”

“嗯。可是氢气球怎么会挂在树上呢?走,我们去看看吧!”

他们将车子停在路旁,走到挂着氢气球的树前仔细一看。

“老大,篮子里有两个人昏倒了。”

老大目不转睛地看着千晶,嘴角慢慢扬起不怀好意的奸笑。

“熊公,这女孩看起来好象是有钱人家的小孩,你快点把她抱到车上,我们马上就可以发大财了。”

在老大的把风下,熊公迅速将千晶拖进车子里,只留下昏迷不醒的弓雄一个人在篮子里面。

后来,弓雄被路过的村民所搭救,可是当他醒来的时候却没有见到千晶的人影。

好心的村民在知道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后,立刻动员全村居民在那附近展开搜索,但终究还是没有找到千晶的下落。

弓雄在村民的护送下,沮丧地回到千晶的家中。

“阿姨,对不起,都怪我没能好好保护千晶……”

“不,这也不能怪你。”

千晶的母亲开郎地安慰弓雄,内心里却感到焦急不已。

第二天下午,千晶的母亲收到一封信,信上面写着:

我现在落入黑手党的手中,他们说要拿到一千万才肯放我回去,所以请你在明天晚上八点钟,派一个人带着一千万来新宿车站接我。

此外,黑手党还放话说,如果你敢报警的话,他们就会杀了我。妈妈,请你救救我……

千晶的母亲看完这封信,忍不住流下泪来。

在她的印象中,黑手党是一个凶狠残暴的杀人集团,经常绑架良家妇女藉此索求赎金。

如果不照黑手党的要求去做,他们便会毫不留情地杀死人质。

为了女儿的安全,千晶的母亲只好按照信上的指示,请刚三带着一千万前往新宿车站。

奇怪的是,刚三去了老半天,后却还是一个人带着钱回来。

“大嫂,黑手党并没有按照信上的约定来拿钱。”

千晶的母亲得知这个消息,焦虑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千晶虽然还没有死,却遭遇到比死亡更可怕的事情。

她被关在一栋荒废已久的洋房地下室里,不时要用手驱赶四处乱窜的老鼠和蟑螂。

当熊公送饭进来时,这群鼠辈还会一拥而上,把千晶的食物吃个精光。

“妈妈,快来救我出去呀!”

千晶一边哭泣,一边叫道。

黑暗中,千晶忽然被一阵怪异的声音吵醒。

瞬间,千晶的脑中灵光一闪。

(对了!那是不是跟侦探小说中所描写的一样,利用敲击墙壁来传达信号……)

咚咚声不断响着,千晶于是决定也对着墙壁敲敲看。

咚、咚、咚……

千晶一敲,对方敲墙壁的声音便立刻停止。

不过没多久,对方又更急促地敲打墙壁。

咚咚咚、咚咚咚……

千晶听到对方的反应,也拚命敲打着墙壁。

突然间,一阵纤弱的少女声从天花板上传过来。

“请问你是在叫我吗?”

少女先是顿了一下,然后才又开口说:

“小姐,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我是御子柴千晶。”

少女惊叫一声,随即又轻声地喃喃说道:

“果然是千晶小姐……”

接下来是一阵沉默,千晶开始感到不安。

不久,少女的声音又响起来:

“千晶小姐,我有一样东西要给你看。”

话声甫落,地下室的天花板上突然开了一个洞,只见一个洋娃娃随着绳索缓缓垂下来。

此时千晶终于恍然大悟,原来刚才是少女敲打一楼的地板跟她通信号。

千晶拿到洋娃娃连忙定睛一看,不禁讶异地叫出声来:

“千晶小姐,我名叫真弓,就是半年前个闯进你家的小偷的妹妹。因为有你的帮助,我才得以保住一条命。”

“原来如此。那你哥哥呢?”

“我哥哥得急病过世了。他在临死之前还不断地提到你,说你是一位热心助人的小姐……”真弓语带哽咽地说道。

“真弓,其实我并没有做什么,你不要一直放在心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