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搏官网 > 亚搏官网 >

亚搏官网【荷塘】张老汉的猪崽(小说)

不为赚钱为高兴

来自重庆市物价局的统计数据,8月份重庆市精瘦肉、三线肉价格分别为18.72元/斤、14.21元/斤,分别比七月份上涨了近1.2元。

老张家养着两头母猪,挺能下崽的,一次十来只。张老汉很是自豪,一头猪崽子能卖一百多块,收入可观。他在街上走着走着就笑出声来,乡亲们一看他那喜庆劲儿,便知道他家的母猪又下崽了。
  “他叔!看把你喜得,这回下了几头?”有人和他搭讪。
  “不多!不多!十一头!”
  “别烧包了!还不多?说好了,给我留一头!”
  “好嘞!”他答应得很爽利,然后哼着小曲倒背着手去小卖部买酒,小卖部的人一看他那个高兴劲,立马拿出了他爱喝的高度数的老白干,再为他包上一个猪蹄子、一只烧鸡、一包五香花生豆。两人拉呱一会儿,无非就是猪崽的事情。他家母猪下的崽子架子大,黑毛,不爱生病,长得也快,因此猪崽子常常不用弄到集上去卖,就被四邻八乡的人抢走了。
  回到家后,看着一窝小猪崽在母亲身上拱着吃着奶,他乐得真想和老母猪干几杯,为它庆功。他对自己的女人说:“煮的黑豆还有不,别断了顿,这可是叫劲的时候,让母猪吃好点!”
  女人笑着说:“知道了!”
  “昨晚我可是一宿没睡,伺候它哩!”
  女人嗔怪道:“我坐月子你也没这样伺候过,伺候猪坐月子你到上劲啊!”
  “老婆,你还别说,伺候你坐月子我还真不会,伺候这猪我内行!”
  女人剜了他一眼,“老东西!”
  两人都笑了。
  这天,老张把另一窝小猪全部买完了,母猪发情了,他捎过话去,让邻村李家的公猪过来,这李家的公猪膘肥体壮,在这十里八村出了名,每到有人请,李家的儿子就会赶着公猪来。
  不用听敲门声,听到猪拱门,老张就一溜小跑地赶紧开了门。
  “没去别的村吧?”
  “没有,你这里是头一次。”
  “这就好!不然怀不上就过了。”
  “瞧你说的,咱们又不是头一次打交道,谁还不知道谁!”小伙子说着话,把自家的公猪赶进了院子。
  配种完后,老张拿出一百元给小伙子,小伙子说:“涨了。”老张问:“涨多少?”小伙子说:“不多,二十。”老张有点不愿给,小伙子又说:“现在的粮食多贵,猪肉也涨了,我们才涨这点,不多!”
  老张不是舍不得这二十,只是他卖猪崽子时没有涨价,因为都是熟人抓走的。这时,李家小伙子又说:“我爹说了,让你给留两头猪秧子,一公一母,按过去的价。”
  老张摇头不同意,小伙子不痛快了,“你家的猪秧子好,还不是我们的种猪厉害,离了我们,你家猪能下出这么好的小猪吗?”
  “咱是买卖,随行就市,你说涨了二十,我没有还价吧?”
  “你先给我们留着吧,别忘了啊!”李家小伙子说完赶着猪走了。
  老张开始闹心,一窝猪没有卖上最好的价,白白损失了钱,晚上也没有心情喝酒了,老婆就说:“至于嘛?咱家又没赔,只是少赚了点,往后多个心眼就是了。”
  老张还是不痛快,老婆为他把酒杯摆在了桌上,他深叹了一口气,闷闷地喝着酒。
  李家小子赶着公猪回到家,对自己的爹说了,老李一听就蹦高,把老张数落了一顿,最后说:“他还牛个X?猪秧子好不好全在种猪,咱们才是关键。下回咱拿他一把儿,大不了少挣他家几块钱,看谁损失多?”
  老张的母猪开始发情了,捎过话去,他在家等着,到下午了,也没听见猪拱门,就有些着急了,他就骑着车子过去问个究竟。
  “老李!咋地了?没收到我的话?”
  “收到了!”
  “收到了?我等了一天,这不耽误事吗!”
  “病了?”
  “病了?人病了还是猪病了?”老张去猪圈里瞧,问:“猪哩?”
  “是……是……这样,瞧病去了。”老李话说得有点磕巴了。
  老张一看就知道他说的不是真情,立马嬉笑道:“咋还没有回来,这猪住院了不成?是输液还是留院观察?”
  “你少胡吣!”老李听着不顺耳,“我家的公猪不喜欢你家的母猪了,赶不了去。”
  “是你不对眼了吧?”
  “哎!老张!你别骂人!”
  他看了出来,这老李家是成了心和他过意不去,心里想:“去他娘的,还老公猪看不上了我家的母猪了?是你他娘的看不上我老张了,离了你这臭鸡蛋,不信做不成槽子糕,没了你家的公猪,我家的母猪还守寡了不成?”他推上车子就往外走,刚到院外,小李赶着欢欢实实、哼哼唧唧的种猪回来了,他就带着戏虐的口吻说:“这猪打的头孢还是青霉素?病好得可够快啊!”
  老李立马接过话茬:“这猪和人能一样吗?”
  老张哼了一声,骑上自行车就走了。
  老李在后面嘿嘿地笑了。
  老张窝了一肚子的火气,到家了没也有撒完,老婆问明白原委,有点发愁了,叹着气说:“这附近就属老李家的公猪品种好了。”老张一听骂道:“什么他家的公猪好,是咱家的母猪好!”
  看他怒气冲冲的样子,媳妇也不和他犟嘴了。
  眼看着母猪发情期来了,老张去了一家有规模的养猪场,人家不伺候,他就去了北乡,那里有一头公猪,可嫌路远,不愿过来,老张只得赶着母猪过去。母猪一路上闹着脾气,走一会停一会,老张就用木棍子不住地抽打着它,好说歹说,它们终于见了面,母猪不喜欢这头公猪,费了老劲才让它们圆了房。不过老张看得出来,这头公猪确实不如老李家的那头壮实,身板也不高大,更不顺溜。
  老张看到母猪受孕成功了,心里的石头总算落了地。
  这头母猪受孕一百多天后,母猪终于生产了,老张蹲在里面守着。
  “下了几只了?”老婆心里没底,不住地问。
  “不是刚说五只吗?”老张心里很烦。
  老婆一听感到不妙,这一窝猪崽有点少啊!
  “又一头,还没下完哩!”老张高兴地叫了起来,然后对着老母猪祈祷:“老母猪呀老母猪!我老张求你了,就多生几个吧,求你了!”
  这一窝没有达到老张的预期,只生了七头,老张有些丧气了,这是他第一次受到这样的打击。
  两头母猪轮流着下的猪崽,都是北乡的种猪,另一头母猪后来只生了五头。不过,他的猪崽子有前面的良好声誉,七头小猪崽很快就被四邻八乡的乡亲们抓走了。到了第二窝该卖了,没人过来要猪崽子了,老张就感到纳闷,这天在街上碰上了说好要两头小猪崽的赵老汉,老张赶忙打招呼:“他二叔,我家的猪崽子可给你留着哩,你再不来抓,就被别人抓走了啊!”
  “不要了,我想养,老婆说不养了,你卖别人吧。”老赵说完话,扭头就走了。
  五头小猪崽子一头也没有卖出去,没法子了,只得把小猪崽子抓进竹筐里,用自行车驮着去集上卖,他好几年都没有亲自赶集卖猪崽子了。刚出村口,看到小李赶着那头公猪走过来,两人走了个对死脸儿,这时的老张心里很有气,不想搭理他,小李却说话了,“张叔!赶集卖猪崽子吧?”
  老张没下车子,猛蹬了几步,也没回话就过去了,小李看着老张急匆匆地样子,嘿嘿笑了。
  到了集上,老张刚把猪筐卸下来,一抬头看见赵老汉正在不远处猫着腰,观察着一头小猪,他急忙喊了一声,赵老汉不好意思地一笑,说:“转转,转转。”
  “你买猪崽子呀!咱这有呀,不是说好了吗,过来看看啊!”
  老赵走了过来,不过看那表情他没有买的意思,老张就说:“咋地了?还能贵卖给你不成?”赵老汉急忙说:“不会,不会。都是老乡亲。”老张紧赶一句:“你要几个?随你选吧!”
  赵老汉为难了,吭哧瘪肚了半天,终于说了实话:“那我实话实说了,我是想买两头小猪,一头卖钱,一头年根杀了过年,可是你的猪崽子都说不行了,不好养。”
  “什么?不好养?谁说的?”老张要急。
  “你别急呀,上次卖给牛村的猪崽子,没养两个月就病死了,都说你的小猪崽不行。”
  老张一听就呆呆地愣住了。
  赵老汉没买他的,在别人家抓了两头小猪崽子走了。
  老张不能把猪崽子落在自己的手里,第二天他去了远处的集上,总算卖了出去。
  回家后他对老婆说:“不能这样拧着了,这猪崽子的关键还真在老李家的那头公猪上,咱得去说说好话。”
  “低头了?”
  “先低个头吧,我想好了,咱明后年扩大规模,自己养头更好的种猪。”
  他去了小卖部,人家给他拿出了那老几样,“你又发财了?这次母猪下了多少崽子?就你有心眼,这小日子过得滋润啊!”
  “不要花生米了,要一条好烟、两瓶好酒!”
  卖货的女人嘻嘻地笑了,羡慕地说:“换样了,你又发大财了吧?”
  老张没有多说话,带上东西骑车出了村子,向着老李家的方向赶去……

时间:2019-11-02 01:03点击: 次来源:好文学作者:admin评论:- 小 + 大

2009年2月,网易CEO丁磊在广东省两会上宣布养猪,立时引起业内业外巨大轰动。终于今年3月,丁磊的养猪场定在了浙江安吉,猪究竟养得怎么样,暂时还不得而知。

不为赚钱为高兴

不过,重庆有位老板汪兴平,养的猪已经走上了大家的餐桌。他养的猪,总结起来就是一句话,从出生到出栏,都过得很愉快。

王前恩

他的养猪场设在铜梁,半山坡上,水塘环绕,绿树成阴。他是这里的村民,土生土长的当地人。

吃过早饭,老婆看了下墙上的挂钟说:“都七点五十了你快上班走呀!”陈老汉站起来慢慢腾腾朝门外走。“哎草帽!”老婆撵出来,将草帽戴在了老伴的头上,“甭动。”帮老伴擦去嘴角沾的饭渣。

初中都没毕业,猪场老板汪兴平就去外地打工了。担石子不到一个月,太辛苦。他又回家读技校,学木匠,毕业之后就去南方打工,一干就是8年。1995年,他和老婆一起回家创业,把家里人的房子改成了面粉厂。刚开始效益还不错,一年能挣个几十万。

十点左右,电话响起来,老婆抓起话筒,是位男人的声音:“喂你是陈庆生家吗?”老婆说:“是,是呀。”对方说:“陈庆生干活老走神。我怕出事打发他回家了,你操心接接!”“唉!知道了!”老婆啪地扣了电话。

1997年,因为面粉厂产生大量的麸皮,不好处理,汪兴平才想起养猪。第一次养了50头。面粉厂规模不断扩大,猪也跟着每年增加存栏数量,2000年开始赢利,赚了5万,第二年就赚了7万。他觉得养猪有搞头,这才决定大规模地养。

不多会儿陈老汉走进了家门,如霜打的菜叶蔫蔫的,扑嗵坐在了房檐台上,两眼无神地望着远处。远处,有他经营了二十多年的猪场。老婆走上来说:“你做活老想啥哩?你咋是这熊样子呀!做一天五十多块钱哩,也不担什么风险。你养了几十年的猪…。” 陈老汉霍地站起来,恶恨恨瞅了老婆一眼,走出了家门。

猪圈是4层楼,最下面是沼气池。当地谁也没听说过猪住楼房,他家的猪和饲料上上下下都用吊篮。

他来到了猪场。猪场的猪全卖光了。卖光了猪之后,老婆再不叨叨了,脸上有了笑且把老汉照顾得舒舒服服,比如做老汉最爱吃的面条,再比如老汉一进门就舀盆热水让快洗了歇着……后又像哄孩子般的让老汉去工地干小工。此时,陈老汉望着空猪圈流下了泪。突然,他掏出手机揿了一串数字后说:“你是仔猪繁育场王惠吗!明天吧,送五十头小猪过来。嘿嘿,咋能不养了呢,猪卖光是彻底消毒哩。”

太空猪有点伤不起

装上手机,陈老汉跑回家抱着被褥刚出门,老婆就在后边叫:“你这是做啥呀?快吃饭!”陈老汉没有回头。放下被褥后,他开始整理猪圈和消毒。老婆来了。他阴了脸说:“我要干我愿意干的活儿!天王老子都管不了!”老婆骂:“不领情的东西!养猪有什么好?脏不说,得了病,把你愁得吃不下饭睡不着觉。你算算,这几十年你攒了多少钱?!”

养猪不担心市场,担心疫病。汪兴平说,最开始养猪,猪舍每天消毒,搞得猪舍比手术室还干净,像安在太空上一样,完全是太空猪。汪兴平说,消毒让猪生存的环境,完全与外界隔绝,结果还是出问题,一点细菌进去,猪就生病。里面做得再好,外面始终没法控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