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搏官网 > 古典文学 >

【亚搏官网】不是被动服从就是女尊男卑,女性向穿越小说失去了想象性别平等的能力?

上世纪八十年代台湾作家琼瑶经由《海峡》《长江》等雅俗兼包的文学类杂志进入中国大陆,激增的杂志销量和坊间的热议让杂志社和出版社同时嗅到了其中的商机,花城、江苏文艺等出版社相继开始出版琼瑶小说的单行本,1985年琼瑶亲自将自己的小说《几度夕阳红》制作为电视剧,而后她将台湾的影视团队带入中国大陆,前后共制作剧集五百多集,“琼瑶剧”一时成为“屏霸”。 中国论文网 由于海峡两岸社会环境的不同造成“琼瑶的接受”出现相异的路径,1963年,香港邵氏电影《梁山伯与祝英台》刚在台湾落地,就造成万人空巷,举岛涕零的局面,去国的军官、大学生、知识分子、普通民众在国语电影中寻找乡愁与“文化中国”的影子,这场长达数月的放映像潘多拉的魔盒打开了台湾人的泪腺,台湾的离散群体一方面急于在地理和文化的双重视野中重构身份认同,另一方面则寄希望于�^去的故土乡愁,“琼瑶电影”应时而生,仅1965年就有四部琼瑶小说改编的电影在台湾上映①,到八十年代,琼瑶的六十多部小说中已经有五十多部改编为影视作品,而十几年来,从影视风格到内容上的模仿之作也层出不穷,琼瑶式的文艺爱情影视作品类型开始形成②,它以歌颂和呼唤唯美的爱情为核心,同时折射出多义性。 早期琼瑶作品主要展示保守的台湾社会对个人情感的压抑和束缚,尤其是在婚姻和恋爱关系中,女性的被动地位和悲惨命运备受关注,成名作《窗外》挑战伦理禁忌,“老少恋”“师生恋”不见容于学校和家庭,个体在其中身心备受摧残,而《窗外》电影的命运和主人公遥相呼应,该片被禁播35年,但琼瑶和《窗外》女主林青霞却因此闻名;在《新月格格》《紫贝壳》《烟锁重楼》等作品中,琼瑶触及到婚内与婚外情感的对抗,冲击传统道德、礼教和家族恩仇成为磨砺琼瑶式唯美爱情的重要方式;后期琼瑶着力于具有喜剧色彩的主人公,如《还珠格格》中的“小燕子”,重新改写《烟雨��鳌罚ā肚樯钌睢⒂��鳌罚┖蟠丛斓摹奥椒伞保�但是琼瑶“至情”的情感逻辑始终不变,即一切环境与社会矛盾皆因男女情爱而降级,相比于同时期的通俗小说,琼瑶的一对一男女情爱观揭示了建构现代家庭的新诉求,正如社会学家林芳玫所说:“当李敖等人在六零年代大力攻击中国父权家族制度时,琼瑶七零年代的小说已悄悄的进行了一次家庭革命:把威权式及阶层化的父权制度转化为以情感为基础的新型家庭主义”③,可以说,琼瑶完成了台湾民间家庭现代性观念的思想整合。 2003年《还珠格格》第三部播出时关注度有所下降,琼瑶也不再出新作,2007年琼瑶宣布关闭其在大陆新浪的博客,并从此不再活跃在媒体面前,这意味着言情领域的“琼瑶时代”暂时落幕,而结束琼瑶言情帝国的直接外因是中国大陆已经出现新的符合大众阅读欲求的言情小说,她们是以80后女作家为主要群体④、网络写作为主要方式并形成了区别于琼瑶的新的言情模式,相比琼瑶作品,网络言情小说中的男女情爱关系、人物功能与性格设置以及情感阻力都发生变化,尽管网文作者各异,但由于网络写作的“狂欢化”与“同质化”,网络言情小说已经生产出一套自己的“类型”与准则,这一写作方式已经形成自身独特的文化,影响到影视全产业链的运作,包括小说写作、IP开发与改编、影视生产以及后期宣传,而在IP内容的生产中,以女性观众群体为主要受众的网络言情作品重新建构了满足女性欲望的言情叙事,这一叙事方式召唤出新的大众想象文化。 一、重整阶级叙事――从“灰姑娘”到“玛丽苏” 琼瑶的女主人公以 “灰姑娘”居多,女性都是虚弱的、苍白的,需要被拯救的对象:贵族女孩白吟霜流落民间被意外上升到贵族阶层的皓祯所拯救,家庭出身良好的紫菱被看透世情的费云帆拯救,灰姑娘和白吟霜、紫菱一样,本就出身于贵族家庭,只是由于母亲的早逝带给她命运的不幸。世纪之交的琼瑶进行了一次主动的“变革”,她创造了一个目无法纪、出身于民间、具有喜剧型人格的女主――小燕子,她讲究博爱、公平,蔑视贵族礼法,敢于挑战权威,一定意义上看,她是一个从现代社会回到封建时代的人,小燕子的出现“召唤”了网络小说中一种“新人”和“新类型”的出现――穿越文⑤,在这一类型文中,现代女性回到中国古代封建社会,或具体,或虚指,她以现代人的目光审视这一已知结局的王朝,灰姑娘隐藏的没落阶层叙事在穿越文中得到了回应,即由于“母亲的死亡”――象征阶级身份保障的“去势”――使得灰姑娘丧失贵族特权,而穿越后的女主再次获得了贵族身份与资源,她们轻易从灰姑娘变成白雪公主,进入到新世界后,她们得到古代社会从身份到精神都是贵族公子忠贞不移的爱,虽经历重重考验但仍“九死不悔”,这类小说中的女主人公大都面容姣好、才貌双全、“集万千宠爱于一身”,这类集所有女性优点于一身的女主设定被称为“玛丽苏”⑥。 灰姑娘与白马王子的阶级叙事背后所包含的启蒙情感逻辑在以琼瑶为代表的言情作品中得到解释――伴侣双方互相尊重、爱护、忠诚,爱情价值凌驾于个人利益、家族荣誉之上,男女相互奉献、彼此扶持、充满激情,但是网络罗曼司已经不再是歌颂伊甸园的乐土,不安动荡地怀疑主义充斥着时光穿越中的女人,现代灰姑娘代表――公司白领在“意外”“失意”“失恋”中改变时空,进入新世界后获得贵族身份,她们在情爱关系中且陶醉且纠结,更多关注如何在陷阱重重的陌生地域生存下来,因为她们内心隐藏着一种信念――爱情并不能拯救自己,因此,这些以古代生活为重心的女主在穿越后不再爱情至上,而是用心谋划个人发展,男女情感的精心动魄替代以主人公关注现实生活,罗曼蒂克在此消亡,对于爱情态度的转变使得穿越文在言情逻辑上走向了传统言情套路的反面,成为了浪漫主义的叛徒,而这一反叛姿态在穿越剧代表作《步步惊心》⑦中得到集中表现。 穿越后的若曦知道所有人的结局却不知道自己的命运,尽管她穿越成为贵族少女但是深知自己没有恋爱和婚姻自由,当她意识到自己情不自禁地喜欢上八王爷时,令她不安的不是八爷是她“姐夫”的伦理背德,不是他有几房妻室已为人夫、人父――一个现代人的爱情伦理观如专偶、专一、平等对穿越后的若曦已不是问题,“她以现代人的智慧思考,却照古人的规矩行事,渐渐地比古人还古人……皇权和男权的秩序已是如此天经地义”⑧,在遵守皇权和男权秩序时令她痛苦的是她已经知晓八王在夺嫡中失利的结局,和八王在一起就意味着要共同承担他夺嫡失败的悲惨。在这一情形之下,若曦开始向未来的皇帝四王抛出橄榄枝。她留心四王的饮食起居,口味爱好,使四王注意到她。而若曦向四王索取的也不是一心一意、相守终身、坚定不渝的爱情,而是让四王答应将来一定会照顾她。当四王承诺她以后,若曦第一次在穿越后的古代情爱关系中获得慰藉,这一慰藉并非来自于她钟情的男人的感情,而是来自于此人未来拥有九五至尊的身份――唯有绝对的权力才能让她相对地安全。 因此,当四王和八王以若曦作为王位争夺的筹码之一、若曦将自己的爱情和高权力依偎在一起成为故事的主要逻辑,此时,若曦的双重匮乏――政治的、情感的――合而为一,小时代的求爱者在穿越之前就准备好利益的天枰,从而使浪漫主义自身所携带的反抗社会主流价值观的属性彻底褪色,玛丽苏看似拥有一切但她本人却感觉一无所有。 二、挑战女性道德叙事――从“白莲花”⑨到“腹黑女” 由清穿文演变的宫斗文⑩通过《甄�执�》小说的影视改编接续了穿越剧的观剧盛况,曾制造了连续24天收视率第一名和连续34天网络点播量第一名的成绩,在此之后,由于穿越剧的禁播,电视中出现了大量的以后宫生活为主要描写对象的电视剧,如《美人心计》《倾世皇妃》等11。《甄�执�》的热播使得“宫斗”及其相关的阴性权谋政治被置于审视的中心,官方、民间以及知识界的争论12表现了“女性道德权威”重新被改写的举步维艰,而这一改写的逻辑即为《甄�执�》女主甄�执硬悔鲜朗隆⒂胧牢拚�、至情至性的白莲花变为善于伪装、工于心计以谋得权位的腹黑女。 琼瑶剧中的女主角同�踊嵩獾秸�忠谎�的命运击打,《梅花烙》中公主嫉妒驸马皓祯对侍女白吟霜的感情,于是与下人合谋一切虐待、凌辱白吟霜,但是白吟霜却出于息事宁人总是默默忍受,并不曾在内心痛恨公主,也没有抓住或制造机会报复仇人;《还珠格格》中皇后不见容与紫薇与小燕子,想尽办法陷害二人,甚至威胁其生命,但是在皇后失宠后,紫薇和小燕子仍选择与皇后重修旧好;《情深深雨��鳌分新揭榔家韵蚩瘫〉囊棠父闯鹞�己任,但后也达成和解,相互原谅,以大团圆收场,原谅、宽容与美好人性混淆在一起,成为女性道德叙事中“无意识”甄别的部分。 网络文学兴起后,以上琼瑶剧中善良、隐忍、奉献的女主被称为“圣母”,而随着“圣母婊”“圣母病”这类词组的出现,圣母型女主的善良被解读为愚蠢地相信别人,隐忍是因为懦弱无能胆小不敢反抗,一味奉献不计较收获则是不悉洞察世情关系的无能表现,圣母即具有白莲花品质的女主或女性道德规范受到质疑。巴什拉在《空间的诗学》中曾这样解释家宅:“家宅被想象成一个垂直的存在。它自我提升。它在垂直的方向上改变自己。它是对我们的垂直意识的一种呼唤。……家宅被想象成一个集中地存在。它唤起我们的中心意识。13在宫斗剧中,有一个仪式性的场面就是女性从家中来到宫中,这和现代女性穿越回古代是一个相似的模式,即女性以打开新的空间的方式完成“成人礼”,当宫外的女性进入宫后,宫外的一切事物都和她没有关系了,家宅曾经带给她的意味着温暖的记忆和呼唤不再存在,不光她曾经遵守的真善美道德要被摒弃,她的爱恨也都要隔绝在宫廷之外,父母亲人的伦理关系变为君臣的上下级关系,进宫就是一个离家的行为,在后宫中晋升的位份犹如一个等级森严的公司,嫁入宫中的女子并不意味着从夫成“家”而是进入到这个等级制度严格并且必须遵守军事化管理的制度中,女性在这个绝对封闭的环境中生存,这一环境和家宅无关,巴什拉所想象的在家中诗意的栖居,以向上的姿态对自我形成一种垂直的要求,并在内心升腾起具有情怀的中心意识,而从家中到宫中,所要抛弃的也恰恰是这些,即白莲花在跨过宫门后必须变成腹黑女,宫廷成为社会丛林规则的集中投射,女性必须以战斗的姿态时时处处处于警觉才有可能生存下去,而女性在原始家庭――象征理想的道德教育场所――中习得的道德都要被颠覆,而这一颠覆的方式是甄�滞ü�卧薪尝胆向皇后和皇帝为代表的对立面反扑,女性不再追求温情脉脉地大团圆,而是撕裂、捣毁自己不满的世界,在其中女性所暴露出的爪牙冲击了原有的女性道德叙事,这一冲击有时被定义为“专属女人的恶”,当女人以男人的身份置换了自己后,这一“专属的恶”也随之烟消云散。 三、雌雄同体叙事――从花木兰到“总攻” 在圣经中,夏娃是由亚当的肋骨变化而来,这成为西方早对雌雄同体的隐喻;古希腊哲学家柏拉图在《会饮篇》中指出男人是由太阳生的,女人是由大地生的,而月亮会生出又男又女的人;佛洛依德认为人都有“潜意识的双性”:“每个人都表现出自己所属性别的特征与异性特征的混合”14,荣格继承佛洛依德对人“双性”的判断以“具有男性气质的女性”和“具有女性气质的男性”区别开来,在西方从生理到心理研究雌雄同体时,这一两性气质模糊、交织的局面在东方故事中多表现为一种“性别表演”,即它更多以女扮男装或男扮女装表现出来,诉诸于现实诉求,如演戏,如生活便利,如花木兰女扮男装替父从军所对应的是战争之残酷、为人子女之孝道,它的喜剧性结局落脚于花木兰为国尽忠、为父尽孝后可以“脱我战时袍,着我旧时裳”,即恢复原来的性别秩序。 近年来,网络言情小说中具有男性气质的女性形象逐渐取代了柔弱地、苍白地、需要被拯救的女性形象,她们具有玛丽苏的美貌,四爷八爷般的英武,甄�值男募疲�占据社会食物链的顶端,但是却因为“男性气质”的凸显而免于身为女性的道德指责,获得了“终极”自由,与西方雌雄同体所指征的社会复杂性别心理不同的是,这类女主的男性气质并未对其女性心理造成影响,而同样区别于花木兰的是,他们并非为情势所迫而女扮男装,恰恰相反,男性气质成为其女性身份好的装饰品,这类女主在剧中被称为“总攻”15,而在女性总攻人设的前提下,言情的快感点发生了漂移。 《琅琊榜》是一部以男性为主角的夺位戏,女性角色戏份少,且以“具有男性气质的女性”为主,男女言情比例微乎其微,但是仍然受到以女性观众为主的追捧,其根本原因在于其中两位核心男主――贤臣梅长苏与良主靖王的关系完全对应言情剧中男――女的情爱模式,它以情爱逻辑处理夺位中的政治关系,女性不再“被观看”而成为观看者,言情快感从男―女变成了男―男;与之相反的是,《欢乐颂》中具“总攻”特质的女主安迪一方面承担了言情功能,展示社会精英阶层的恋爱现实,另一方面她也是几位女主的核心,承担展示女性互帮互助的友谊功能,但是,由于安迪的强大,与她恋爱的男性角色从外貌、经济实力、智商各方面都无法占据压倒性优势,难以让观众产生言情观看快感,无法形成投射与认同,但是这种强弱对比放置在友谊中却出现化学反应,安迪的女性精英形象被欲望化地解读为“总攻”,在观众看来,被其帮助的女孩受到了“男友”一般地照顾,在这种欲望化的视角中,安迪与不同阶层女孩友谊的阶级裂隙被弥合,都市关系具有了情爱温度后,完成了它的治愈使命。 注释: ①《婉君表妹》《哑女情深》,《烟雨��鳌罚ㄍ跻�导演) ②陈犀禾、王雁:《论琼瑶电影中的中国性与台湾图像》,《上海大学学报》2010年第1期。 ③林芳玫:《解读琼瑶爱情王国》,台湾商务印书馆2006年版,第100页。 ④主要作家有:“四小天后”:浓情天后寐语者,燃情天后桐华,悲情天后匪我思存,侠情天后藤萍;“六小公主”:辛夷坞、顾漫、缪娟、金子、李歆、姒姜;“八小玲珑”:沧月、 木然千山、 明晓溪、 米兰lady、 妖舟、 唐七公子、 媚媚猫、 爱爬树的鱼;“三十二小当家”等。 ⑤穿越文指带有穿越情节的网络小说。穿越,指穿越时空,指某人从一时空进入新的时空,可以是回到过去、未来或任何一个平行空间。“穿越”作为一种文学形式并非中国网络文学首创,1894年英国作家乔治・威尔斯(Herbert ・George ・Wells)在他的《时间机器》中第一次提出了“时空旅行”的概念,即他设想世界上存在一个“第四维”的空间,其前进和后退的的路径是有迹可循的,人类可以在其中实现来去自由。在西方,威尔斯的“时空旅行”概念影响了他之后科幻小说的写作,“穿越时空”成为科幻虚构类写作的套路之一,马克・吐温《康州美国佬在亚瑟王朝》被认为是早期有名的含有穿越元素的小说。在中国,古代有南朝《幽明录》、明代《牡丹亭》里的灵魂穿越,当代有台湾席娟《穿越时空的爱恋》、李碧华《秦俑》等,网络小说写作中《北风》被认为是第一篇穿越小说,“清穿三座大山”的出现使网上穿越文数量迅速形成规模之后“穿越文”特指网络文学小说。 ⑥玛丽苏,即Mary Sue的音译。玛丽苏一词原出于国外的同人小说圈。某外国作者创造了一个名叫Mary Sue的虚构女主角,真实剧情中没有,此主角往往很好很强大,与真实剧情中的人气角色纠缠不清,暧昧不断,左右逢源;现在,玛丽苏不光指同人文作者的自恋心态现象,也指原创文作者的心态现象,创造出无所不能的女主,而“苏”单独使用也可指魅力无穷的角色,褒贬因语境而定。 ⑦根据铜华同名小说改编,为“清穿三部曲”之一。 ⑧邵燕君:《在“异托邦”里建构“个人另类选择”幻象空间――网络文学的意识形态功能之一种》,《文艺研究》2012年第2期。 ⑨来源于泰剧《白莲花》,指心地纯洁、善良的女性,有时也被称为"圣母白莲花",具有讽刺意味,指对于心地纯洁的不屑与不信任。 ⑩是指以现实存在或者虚拟架空的古代封建王朝为背景,讲述与后宫斗争、嫔妃争宠、前朝后宫中的情感纠葛与权利倾轧。 11《美人心计》,根据小说《未央・沉浮》改编,作者,瞬间倾城;《倾世皇妃》,同名小说改编,作者,慕容湮儿。 122011年12月21日《光明日�蟆贰耙帐跗缆邸币哉�版讨论了以甄�执�为首的“宫廷戏” ,根据三篇文章可以看出,在“宫廷戏”因为戏说、低俗、不尊重历史的口碑之下,《甄�执�》从主创导演郑晓龙到与会讨论的专家学者都从“以史为镜”和如何表现历史两方面为《甄�执�》背书,并强调其悲剧色彩和批判性,特别指出其揭露了古代宫廷黑暗的勾心斗角,和“穿越”剧浪漫化宫廷生活是有根本不同的。 13巴什拉:《空间的诗学》,上海译文出版社2009年版,第17页。 14佛洛依德着,赵蕾,宋景堂译:《性欲三论》,国际文化出版公司2000年版,第79页。 15初起源与同性爱boy love小说中,扮演男性角色承担情爱主动的一方、性格等各方面强大的一方被称为“攻”。 本栏目责任编辑 孙 婵

女尊的文化处境由语言构成,“妻主、老夫君、少夫君、侍夫、皇帝、皇夫、闺门少爷、二婿主、管事汉子、出嫁从妻、男红”这些词汇规定了男性的位置在后宅私人领域之中,而女性能够进入到公共领域之中。在张鼎鼎的小说《春风吹》中,现代宅女王小雨一开始穿越成相门嫡女高平时,在这套语言中会有不适感,“不断的有毛毛虫爬遍全身的感觉”。但很快江小雨就能熟悉一整套性别、社会符码的运作过程,进入到这一套象征秩序之中。

这种想象的丰富与匮乏,与中国女性的历史现实处境相关,中国女性主义思潮、实践的兴起与中国革命、中国现代化的进程几乎同步,二十、二十一世纪中国女性经历了前所未有的历史转型,女性意识、女性身份亦遭遇了时代塑就的历史断裂。女性曾经作为主体进入革命之中,获得了法律意义上的平等和婚姻自主的权利。尽管性别平等文化的普及是个渐进的过程,其背后的社会结构转型、社会资源配置也有着城乡差异,但女性作为劳动者、生产者的身份镶嵌在社会主义建设进程之中。

穿越历史:被历史吞噬还是去开创历史?

玛丽苏穿越小说则有更简单的叙事逻辑,就进入-欲望满足。“玛丽苏”指的是具有“完美”特质的女主角,拥有才华、美貌和足够的运气,文中所有情节与其它人物只是为了配合展现女主角的幸运和幸福——这当然脱离了现实生活的逻辑,进入了自恋的范畴。“穿越”成为一种策略性的叙事要素,让玛丽苏穿越女们拥有现代的知识和技能,在等级社会获取了一个有利的位置。以《天启的悠闲生活》为例,主角顾猫儿穿越到古代农家,但作为唯一的、最年幼的女儿,深受家庭宠爱无需从事繁重的体力劳动,她外貌出众,能够与贵族阶层交往自如。随着兄长科举成功,又机缘巧合路遇贵人,她最终得以嫁给了贵族嫡子,过上幸福的生活。

如果说桐华的《步步惊心》是“面具”和“自身”无法自洽,最终撕裂、毁灭的悲剧,另一个作者笔下的穿越女性则是另一种生命态度。御井烹香的《庶女生存手册》故事发生在大秦,作者明言大秦借用的是明朝的历史架构和背景。现代女性穿越到了江南总督家中,成为排行第七的庶女杨善棋。她对杨家后宅与所处的不得宠的“庶女”的卑微位置并不畏惧,因为前世她就是个孤儿,看尽了孤儿院保育员和职场上司的眼色。她认为权力游戏均有规则可循,底层也并非毫无指望,只需用一种克制的、精心计算的方式来进入这场游戏,最终将有机会跻身权力顶端,成为权力的执行者。

最终,两位主角都以不同的方式进入了新的社会空间中。赵敏敏获得了平等的爱情,生活得以继续向前。曹天歌则主动地调整了自我位置,爱情和家庭成为她进入秩序的一个象征,“往日种种如过眼云烟”。在新的时空中,只有“家庭”这样的私人领域为女性留下了位置,而“平等的爱情”成为唯一的具有抵抗性意义的意识形态,当然终究还是服膺于菲勒斯中心主义的秩序。

弗洛伊德认为“力比多”可以用于解释个体自恋的成因,“力比多离开外部世界指向自我,就会导致自恋状态……自恋并不是倒错而是利己主义自我保护本能的一种力比多补充,可以说是每一个生物都具有的手段”。小说中主人公自恋的位置,让她回避了同异时空的语言结构产生冲突的可能,所有的风险都被女主角的完美所规避,她们自然地幸运地进入了这一套话语秩序,成为等级制度下的得利者,成就了偶然性的——而非制度性的——个人自我实现。

穿越进颠倒世界:“女尊文”与“古穿今”

没有经历过社会主义革命的杨九妹,对经历过革命的寡妇奶奶进行了“再教育”。她拒绝用阶级意识判断身边的人,而遵循传统的道义精神和侠义精神——知恩图报、扶助弱小,因此也和一位老地主成了忘年交。杨九妹偷偷打猎并通过黑市交易去解决计划经济体制中农村的物资匮乏,最终通过在城里购买房子的方式成为了城镇人口,解决了吃饭问题、上学问题、工作问题。通过婚姻和高考,在改革开放后重新从农村底层跨越到了社会高层。

作者创作了以女性为主角的大秦系列小说,除了杨善棋外,还有因曾是守灶女而获得家族权柄的贵女焦清蕙,身为嫡女却被家族牺牲但从血海中获得新生的杨善桐。这些女性选择了支持自己的丈夫,并发动政变开创了一段不同于明朝发展走向的新历史——皇室斗争的失败者逃到海外,建立了美利坚合众国,而她们也说服男性做出让步,让女性进入社会生活,大秦在二百年后成为了“精英制”的君主立宪现代国家。若曦消失在晦暗不明的历史之中,而杨善棋却在历史的罅隙中联合同时代的其它女性,开创了新的历史。

作为最流行的网络文本类型之一的穿越小说经常被指具有“女性”倾向,也成为研究者们探究女性意识的窗口。它有时被视为女性的白日梦,有时又被归入新历史小说的范畴。中国的女性网络穿越小说数量浩繁,种类众多,然而也有着题材的偏狭——多数穿越都是女性被动地被甩入另类时空之中,当然通常是历史与架空历史中。

光怪陆离的文学想象使得女性能够游历于不同的位置之中,我们发现穿越女性主体生成于“性别差异”的内在结构之中,这里有对弱势群体的同情性理解,也有对爱情与自由的向往,但没有对平等政治的想象与实践。这些文本似乎象征着平等乌托邦的消失:我们甚至难以想象一个性别平等的社会,也无法在性别平等的框架之下去建立一个女性的主体性。

作为穿越小说中最重要的亚种类之一,女尊穿越文带有天生的戏谑性——女性们穿越到一个“女尊男卑”的世界中,“母亲的法”代表着家庭制度和社会制度,成为一套先于存在的语言规则,这是对父权制社会历史的彻底颠倒。

在早期的女性穿越文中,“一夫一妻”设定的小说较多,随着创作者和创作作品数量的增多,“一妻多夫”的设定也愈来愈多,出现了猎艳式的收集癖型的情感关系。各种类型的美男成为权力的猎物,通过性欲和征服欲的表达规定了男女两性之间的关系,类似于男性网络小说之中所谓的“种马文”。由此可以看出,女尊社会看似是对男权社会形式上的颠倒,实则是全盘照搬男权社会的另一个版本。

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女尊穿越文是将穿越女性与古代女性(即女尊文中的男性)安排入同一个时空之中。在女尊文中,可以看到穿越女性对这种性别不平等结构的服从,也能看到对这种结构中处于弱势的男性的同情。因而许多穿越女主角都拥有“深情”与“温柔”的特质,如在《春风吹》中,穿越女性与男性之间的情感关系是基于同情之上的陪伴和安抚。这种陪伴和安抚并不能改变原有的结构,但能缓解穿越女性的道德压力。另一部小说《四时花开》更能说明这种同情产生的根源,主角瑞珠在穿越之前是因为相貌丑陋被“残酷对待”、对爱情毫无期待的城市女青年,穿越后因温柔对待身边男儿而获取众多男性的痴情爱慕,可以说这种同情是曾经均为弱者的同理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