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搏官网 > 古典文学 >

亚搏官网生态翻译学:兴起于中华本土的翻译探讨范式

摘 要:《天净沙・秋思》这一元曲,短小精悍,意境优美,无疑是中国元曲史上的一个成功典范。本文拟采用生态翻译学理论,从语言维、文化维及交际维三个层面来探讨分析《天净沙・秋思》中的两个典型译本,在得出整合适应选择度较高的译本的同时,也为翻译批评或赏析提供一种新的角度。 中国论文网 关键词:生态翻译学;《天净沙・秋思》译本;翻译适应选择论 [亚搏官网,中图分类号]:H315.9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2-2139-03-0-01 生态翻译学是运用生态视角对翻译进行综观的理论。此理论的根基为胡庚申教授提出的翻译适应选择论。胡庚申教授在其着作中指出,翻译的生态环境指的是原文、源语和译语所呈现的“世界”,换言之,即由语言、交际、文化、社会,以及作者、读者、委托者等各个方面共同组合成的整体。依据该理论, 译作的优劣将取决于多维转换程度、读者反馈等方面,即整合适应选择度高的翻译才可称得上是优秀的翻译作品。 一、诗歌的原文阐释 《天净沙・秋思》这首元曲只二十八个字,却淋漓尽致地传达出了游子漂泊在外的悲绪四溢的心情。技术上没有使用夸张的修辞手法,也没有使用典故,但所描绘的画面催人泪下,读之难忘。作者用了十八个字来描写九种事物,没有虚词,读起来却自然流畅,耐人寻味,让人倍感凄凉。后两句用“夕阳”和“断肠人”两词,使悲凉的图景更添悲凉,烘托出游子的内心感受。 二、译本比较分析 本文赏析的是《天净沙・秋思》的两个译本,译本一选用的是丁祖馨、Burton Raffel 合译的译文,译本二选用的是Cyril Birch翻译的译本。本文将运用生态翻译学理论,从语言维、文化维及交际维层面的多维度转换的角度来探讨哪种译本的整合适应选择度更高,哪种译文更好。 1.语言维层面的适应性选择转换 语言维适应性选择转换指的是译者在翻译过程中对语言形式的适应性选择转换。即译者在翻译时,第一步是要成为翻译这一生态环境的适应者, 然后再对译文作出与该环境相适应的选择, 终产生译文。 《天净沙・秋思》这一小令前三行仅仅使用名词,没有用任何连词、动词和其他词类,末尾押韵,流畅悦耳。这一点和汉语本身的特点是分不开的。在英诗中,诸如冠词、介词、连词这样的虚词往往必不可缺。这一客观不同性加大了该小令的翻译难度。译文一使用连词和介词(on,at,past,and,down,in),以及动词将原文的名词译为分词结构,增加了画面的立体感和动态感。出于表达的需要,原文的五行小令增加为八行,另外原文的韵脚在译文中也�]有体现出来。译文二使用对等的静态名词和形容词修饰语来翻译前三句,词汇和语法结构上与原文保持一致,译文依然是五行,还生动地传达出原作者的内容和情感。虽然也没有押尾韵,但相较而言,译文二更胜一筹。 2.文化维层面的适应性选择转换 文化维适应性选择转换指的是“译者在翻译过程中关注双语文化内涵的传递与阐释”。这种转换需要译者关注原语文化和译语文化在性质和内容上所存在的差异, 避免在进行语言转换时曲解原文。 该文中的典型文化负载点是曲牌名和小令题目的翻译。曲牌,是传统填词制谱用的曲调调名的统称,俗称“牌子”,是我国曲文化中的一个重要部分。译文一为了保留曲牌的文化内涵,将其直接音译为“Tune: Tian Jing Sha”,这样无疑增加了译语读者的阅读难度,进而影响对正文的理解。对于小令题目的翻译,译文一舍弃不译。译文二折衷性地将其译为Tune to “Sand and Sky”,在部分保留原文的文化内涵的同时,增加了原文的可读性。此外,该译文将小令的题目译为“Autumn Thoughts”,很好地传达出了原题目的内容,并且使用副标题的形式还原了曲牌名与小令标题的关系。无疑,译文二在文化维层面胜过了译文一。 3.交际维层面的适应性选择转换 交际维的适应性选择转换就是译者在翻译过程中关注双语交际意图的适应性选择转换。这就要求译者在译文中注重体现原文中的交际意图,把选择转换的侧重点放在交际的层面上。要求译者首先要做的是体会作者的表达初衷,同作者在思想、情感等方面要产生共鸣。 马致远在首句借景抒情,用“枯藤老树昏鸦”三个意象既叙景又寓情――不知道自己的归宿在哪里。第二句用“小桥流水人家”三个意象诗意勾勒风景的同时表达对田园生活的向往。第三句用“古道西风瘦马”三个意象讲述旅途的无奈与艰辛。后两句直抒胸臆,让人感到游子天涯沦落的悲戚。其中对核心词“断肠”的翻译,译文一用homesick来描述游子的思乡之情,并不能体现游子的切身感受。译文二使用的是“breaking heart”,与原文的“断肠”含义吻合,完美再现了游子思念家乡时候的内心体验,让人心生同情,与之共鸣。故译文二更好。 三、结语 由上可知,从整合适应度的视角来看译文二高,即译文二是整体来看效果佳的译文。时下对译本进行赏析的理论多种多样,本文所采用的视角是生态翻译学理论,在验证理论有效性的同时,也丰富和拓展了翻译批评这一研究领域。 参考文献: [1]胡庚申.翻译适应选择论[M].武汉:湖北教育出版社,2004. [2]胡庚申.从译文看译论[J].外语教学.2006. [3]张俊.《天净沙・秋思》的合成空间理论解读[J].时代教育,2010. [4]文殊. 诗词英译选[M].北京: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1989.

无论是传统翻译观的译者被动隐身还是现代翻译观彰显译者主体性的现身,实际都是译者在翻译生态环境中适应与选择的结果。

9月22—24日,由国家生态翻译学研究会和华中师范大学联合主办、华中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承办的第四届国际生态翻译研讨会在武汉举行。与会学者围绕生态翻译学的范式特征、哲学基础、实践应用、未来走向等进行探讨交流,以期丰富和拓展生态翻译学研究。

诺曼·夏皮罗曾经做过一个经典的比喻:他将翻译视作一片玻璃,站在玻璃前的人就是读者,透过这片玻璃欣赏对面的景物。玻璃既可以被看作翻译的过程也可喻指译者。诺曼认为如果玻璃是透明的、没有任何瑕疵,那么就是成功理想的翻译;如果玻璃表面能够看出痕迹,那么翻译就是有瑕疵的。也就是说,理想的翻译,译者应该隐身,一旦现身,则视为瑕疵,是失败的翻译。

关注翻译研究的“生态取向”

从隐身到现身

顾名思义,生态翻译学至少涉及“生态学”和“翻译学”两个学科。那么,生态翻译学究竟是如何将这两大学科体系有效“嫁接”起来,从而对翻译的本质、过程、标准、原则和方法以及翻译现象等作出新的描述和解释的?

人们普遍认为译者的隐形是为了让译作更加透明,也就是在翻译中语言要流畅自然,不能在翻译的时候施展自己的写作技巧,而要忠实于原文的遣词造句,表达出原作者的写作风格特征。纵观中国翻译史,近百年来从近代严复的“译事三难,信达雅”到傅雷的“神似”说,再到钱锺书的“化境”说,这些“翻译原则”“翻译标准”和“翻译规范”,虽表达方式各异,但其中无不透露着“忠实”二字。为了达到译文的忠实对等,译者自然将自己隐藏起来,让译作看上去好像是译语的原作,看不到任何翻译的痕迹,译者隐而不见。

生态翻译学创始人、清华大学外国语言文学系教授、澳门理工大学客座教授胡庚申告诉记者,生态翻译学是在翻译适应选择论研究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换言之,翻译适应选择论是生态翻译学发展初期的基础理论。这一基础理论利用作为人类行为的翻译活动与“求存择优”自然法则适用的关联性和共通性,以达尔文“适应/选择”学说的基本原理和思想为指导,综合考察翻译活动的视野和思路。因循此种研究模式,语言、交际、文化、社会以及作者、读者等多重因素互联互动的动态平衡系统,便成为翻译活动需要适应或选择的生态环境。

20世纪80年代末西方翻译研究开始全面转向,经历近十年的时间完成了当代翻译研究的文化转向。翻译研究者深入探讨制约翻译的各种要素。此时人们才逐渐开始重视译者的地位,通过运用当代各种文化理论重新阐释翻译的过程,将译者从幕后推向台前,开辟了研究翻译的新方向。

“翻译的最终目的是希望译本能够在异域文化环境中被广泛接受并长久流传。那么在翻译过程中,就需要构建一个适合‘移植’文本存活的生态环境,否则就可能是‘淮南为橘,淮北为枳’。译者需要立足于不同的语言、文化、社会等各种力量交互作用的交互点上,不断进行选择或适应,力求为译本‘培育’一个良好的生存环境。”胡庚申解释说。

韦努蒂在《译者的隐形:翻译史论》一书中提出了“归化”和“异化”这两个概念。他对“流畅的”“透明的”“归化式的”翻译策略表示强烈反对,认为这种翻译方式实则是对“英美中心主义”“文化霸权”的一种张扬,是英美文化政治霸权中帝国主义价值观的一种体现。而“异化翻译”正是针对这种“归化翻译”暴力的一种阻抗。它保留了语言文化差异的异化,使翻译成为异质性的话语实践,而不是盲目地认同目的语的主流文化。这种异化翻译方式对于外国文学经典的重构起到了良好的促进作用,对于西方国家的文化霸权也进行了有效干预,最重要的是它能够让译者从“通顺”“透明”的归化翻译中现身,突出译者在翻译过程中的作用和价值,使译者的文化地位在更大程度上得到承认。

尝试与中国传统“生态智慧”有机融合

译者量力而行

尽管生态翻译学兴起之初借鉴了达尔文的进化论,但是我国学者始终清醒地意识到,必须将生态翻译学的理论根基植根于中国本土化文论当中,方能真正彰显其学术独立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