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搏官网 > 古典文学 >

拍卖丘吉尔办公室_叙事传记_好文学网

漫步在英国伦敦的白厅大街,你一定会被一座新巴洛克式的巍峨建筑所吸引。它始建于1906年,拥有七层的高度、三英里多的走廊、一千个房间。让人津津乐道的是,它接纳过英国历史上的许多名人,如基钦纳勋爵、战争部长大卫・乔治和作家劳伦斯,当然,着名的莫过于首相丘吉尔。它也被称为丘吉尔的“战时办公室”。 中国论文网 近传来政府要出售它的消息,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历经一百年的风雨,这座建筑物已经不复当年的风采,外表破旧不堪,内部设施严重老化。在一次议会上,有议员提议进行修复,以保存它的原貌。修复是一项大工程,需要耗费大量人力和财力,政府能够承担这一巨额费用吗? 为此,议院决定先提交相关部门进行审查,预测相关费用,后再提交议院表决。 经过六个月的审查,相关部门初步预算出修复经费,并将这一数字向市民们公布,立即引发人们的热烈讨论。有市民认为,这样一笔大数目,加重政府的财政负担;也有市民认为,作为一个在二战时发挥重要作用的建筑物,它的存在具有重要意义,理应被修复。 与此同时,议员们展开激烈讨论,反对者和支持者所占比例差不多。后,大家决定发起一个全民投票活动,在一个月的时间内,由市民们投票决定战时办公室是否修复。政府专门抽出一个工作小组,负责统计民众的票数。 一个月时间到了,投票结束了。 那天,小组负责人将市民投票的数据交给国防大臣菲利普・哈蒙德,由他公布终结果。 菲利普表情凝重地开启信封,市民投票显示,政府将不能提供修复战时办公室的那笔庞大费用。 消息传来,有人欢喜有人忧。难道让丘吉尔的战时办公室这样继续破旧下去吗?市民们无不担忧,就连反对者也希望它能得到妥善处置。 市民们在网上展开一场讨论,热议的焦点是,战时办公室的出路在哪里?众网友纷纷留言献计献策,其中有两个提议得到人们响应:一是提议成立专项基金会,由政府出面筹集资金,作为修复费用;另一提议是将战时办公室公开拍卖,出售给个人,前提是必须使之维持原貌。 结果,大部分网友支持第二个提议。大家发起一个签名活动,提议将此作为议题,重新提交议院审议。有网友联系到当初提议修复战时办公室的议员乔克,希望由他出面起草议题,提交议院。 很快,乔克起草了出售丘吉尔办公室的议题,提交议院审议。大部分议员倾向于出售战时办公室。经过终表决,议会通过这一提议,终批准将它以一亿欧元的价格出售。 对政府此举,英国民众表示赞同。他们纷纷表示,政府这样做,不仅没花纳税人的钱,反而使财政增加一笔收入,更重要的是,使丘吉尔战时办公室得以修复,真是一举多得的事情。

图片 1

英国首相约翰逊上任伊始就再三保证,就算跟欧盟达不成协议,也要带领英国如期脱欧。现在看来,他的承诺基本上很难兑现了。过去两天,在刚刚复会的下议院里,这位坚定的脱欧派领袖已连续遭遇三场表决惨败:反叛的保守党议员和反对党联盟联...

当上周英国首相约翰逊,要求女王批准暂停英国国会运作,好让自己摆脱一切阻拦,强行带领英国“硬脱欧”的时候,有多少人感叹,民主已死

英国首相约翰逊上任伊始就再三保证,就算跟欧盟达不成协议,也要带领英国如期脱欧。现在看来,他的承诺基本上很难兑现了。

民主政治,从2016年起裹挟着民粹主义,越来越像一场闹剧

过去两天,在刚刚复会的下议院里,这位坚定的脱欧派领袖已连续遭遇三场表决惨败:反叛的保守党议员和反对党联盟联手在下议院夺回脱欧主导权;将脱欧日期再延迟三个月以避免无协议脱欧的立法因此以闪电速度通过了三读,基本确定可以在下周一下议院关闭前最后一天里走完全部立法程序;至于约翰逊设想在10月15日提前大选的议案则胎死腹中。

人类文明发展至今,所演化出来的民主政治,难道只是场偶然吗?

已经失去了下议院多数席位的约翰逊并不愿认输,5日首相府发言人对媒体表示,约翰逊将直接与公众对话,寻求“运用人民的力量”,让民众向议会施压,迫使议会支持他提前大选的想法。在各类民调中,目前保守党比反对党工党的支持率领先7-10个百分点。

难道它到了寿终正寝的时刻吗?

资本市场希望避免无协议脱欧,因此约翰逊领导的脱欧政府越弱,英镑越强。过去两天里,紧随约翰逊失去对局势的掌控,英镑一路强劲反弹,至周四中午兑美元汇率突破1.23,达到五周以来最高点;英镑兑欧元也反弹至一个月高位,兑欧元汇率涨至1.117。

当下全世界最强大的两个民主政治的典范国家,英国和美国,他们的民主,都沦陷了吗?

瑞穗银行货币销售主管琼斯认为,英国脱欧日会推迟到明年1月31日,大选将在1月底之前举行,而这两者的延迟将继续推高英镑。

民粹当道,政客骗票,但这几天的英国,却又让世界看到了一些民主本该有的样子,即便它依然是一幕烂剧

三连败约翰逊被逼入死角

这部烂剧在不断的播出续集,久久没有大结局的时候

尽管五周前上任时踌躇满志意气风发,约翰逊比他的前任特雷莎·梅更快就尝到被挫败的滋味。本周二是英国议会夏季休会结束后复会第一天,当晚约翰逊就在下议院以328票对301票输掉了他担任首相以来的首次投票表决。

保守党的国会议员,也是执政党的国会议员,对他们自己的最高领导者,说不

这次表决的议案是允许就一项阻止无交易脱欧的法案进行辩论和投票,目的是由议会控制脱欧进程,以防止英国10月31日在没有达成任何协议的情况下离开欧盟。

这些保守党党员认为,英国国会,在过去多个重大的历史时刻里,从未缺席

此前约翰逊已获英女王批准从下周二起暂时关闭议会五周,反对党阵营只有短短5天时间采取行动。通常要在这么短时间里实现立法是很困难的,但反对无协议脱欧的议员在下议院里占据上峰,他们视约翰逊强行关闭议会、一意孤行推动硬脱欧的行为是严重挑衅立法机构,结成了跨党派联盟共同对付约翰逊。

至此英国国运存亡之际

周三,下议院议员们以327票赞成、299票反对的表决结果通过工党议员本恩提出的跨党派议案:若政府未能在10月19日之前与欧盟就脱欧新条款达成一致且新条款得到英国议会首肯,则应寻求将脱欧截止日期至少延后三个月。此后该法案二读和三读也分别以327:299和329:300顺利通过。

国会绝对不能允许一个如此独裁,毫不听取他人意见的鲍尔斯.约翰逊,一个人,将英国带入地狱……

根据立法程序,该议案周四交由上议院辩论表决,获得通过的话就会成为法律。通常上议院不会驳回下议院通过的议案,但也不排除为了阻挠立法,上议院议员可以提交修正案,让议案陷入无休止的辩论。为了采取拖延战术,上议院里已有保守党议员提交80多项修正案。

2019年7月23日,鲍里斯约翰逊当选保守党领袖,由于保守党是执政党,党领袖自动成为英国首相

不过各方最终达成了妥协。周四凌晨1时30分,上议院议员被告知法案将于周五下午5点返回下议院,排除了阻挠议案的可能性。上议院自由民主党领袖纽比闻言大喜,说很高兴用不上他带到议会准备度过漫漫辩论长夜的羽绒被了。

在保守党大会上,新当选的约翰逊慷慨激昂,语速飞快,这是他在牛津大学演讲会上练就的本领,也是他独特的个人演讲特色

如无意外,下周一该议案将再次由下议院议员投票,并获女王同意,成为正式立法。

新当选的约翰逊给大家画了一个美丽的饼,这个饼分为三块

负责无协议脱欧计划的内阁办公室大臣戈夫周四中午向下议院英国脱欧委员会听证时,被问到是否会遵守旨在阻止无交易脱欧的法案。戈夫回答:“是的,如果成为法律,政府将遵守本法案。”

1,为国家充能,在10月31号前必须脱欧

但是首相府发言人表示,约翰逊可不打算遵照该法案寻求脱欧延期。

2,找回自信,英国会像一个沉睡的巨人般重新站起来,挣脱这几年消极,与自我怀疑的枷锁

“首相不会这么做,”他在周四的媒体吹风会上说,“很明显,唯一的行动就是回归人民,让他们有机会决定他们想要什么:鲍里斯去布鲁塞尔并达成协议,或者10月31日无协议脱欧;另一个选择是让科尔宾接管谈判,乞求更多拖延,并接受布鲁塞尔对我们国家施加的任何条款。”

3,团结这个伟大的国家,砥砺前行

何时提前大选成最大焦点

现在看来,才过去一个多月,约翰逊的这三块饼,一个都没法实现

上议院能顺利放行反硬脱欧法案,被外界猜测是约翰逊做出的一种妥协。根据2011年通过的法规,要打破大选五年一次的常规,需要获得至少三分之二下议院议员支持,相当于434人。约翰逊要想提前大选,就离不开反对党工党的配合。

非但没法实现,它还在朝反方向发展

在周三晚就约翰逊的提前大选议案表决时,工党弃权,表决结果是298票对44票,虽然看似获胜,却远远未达到434票以上的门槛。工党已明确表示,只有在100%确定约翰逊将无法在10月31日强制执行无协议脱欧时,才会支持提前大选。

因为所有人都没有料到,这位新英国首相,居然会如此无视英国的民主传统,公然挑战民主底线,视权力制衡于无物,利用手段强行独断专行,引起全国哗然

然而对于约翰逊提出的10月15日大选日,工党内部仍有较大分歧,很多议员认为应该将选举日期设在10月31日之后以确保不会有硬脱欧。而工党推迟选举到11月份的另一个不便公开谈论的好处是,如果英国脱欧再次被迫推迟,保守党会被英国脱欧党狠狠攻击,并遭到强硬脱欧派选民遗弃。

恐怕连约翰逊自己都没想到,英国都烂成这样了,你们还在乎民主?

眼下对约翰逊来说,除了提前召开大选,也别无他路。外界猜测约翰逊可能最早会在下周一第二次寻求提前大选。

你们听我的就完事了,跟着我走,不管前面是死路还是悬崖,我都带着你们走,走就完事了

有21名保守党议员在本周二表决中站到了反对党阵营,其中包括二战名相丘吉尔的孙子索姆斯,以及前财政大臣哈蒙德在内的8位前内阁大臣和11位前国务大臣。他们在投票后被通知开除党籍,也不得以保守党议员身份参加下次大选。约翰逊因此受到党内温和派的指责,并被施压要求取消对这些反叛分子的惩罚。

走,总比一直呆在原地,充满着困惑和不确定要好

实际上,约翰逊以首相身份进入下议院的第一天就失去了原本就微弱的执政多数地位。保守党议员、前内阁部长李在首相发言时径直走向对面自由民主党党魁身边的椅子落座,当场上演羞辱式倒戈,令下议院里反对党阵营的票数高出保守党一票。

然而他或许忽略了,英国不允许这么一个独裁者存在,即便强人如丘吉尔者,也在二战后立刻被选民赶下了台

要想继续推行自己的脱欧主张,约翰逊唯有放手一搏,借助大选清除掉党内异己,重新取得多数地位。

而且约翰逊使用的计略其实一点不高明,他要求英国女王,下令暂停国会,在英国脱欧大限10月31号前,英国国会将休会长达5个星期

按照政经杂志POLITICO委托Hanbury的最新民调结果,虽然在下议院里被捆住了手脚,民意的形势对约翰逊还是相当有利的。与无协议脱欧相比,英国选民更不愿看到工党领袖科尔宾成为首相的前景。43%的受访者认为,科尔宾出任首相将是最糟糕的结果;相比而言,只有35%的受访者认为无协议脱欧最糟;还有大约四分之一的人认为两者同样糟糕。

很快,女王批准了

对于10月份提前大选,有46%的受访者赞成,36%反对。有五分之一的潜在保守党选民表示,反对科尔宾是他们投票的主要推动因素。被问及谁将成为最优秀的首相时,接受调查的995人中有40%选择约翰逊,只有18%的人选择科尔宾。

看一下这个图大家就更清楚了,9月份英国国会就开议3-9号这7天

这次民调中,保守党的支持率是33%,工党26%,自由民主党17%,英国脱欧党14%。与2017年特雷莎·梅提前召集大选时的情形相比,约翰逊面对的形势也更有利。

接下去从9月10号开始,就一直休会休会休会,一直休到10月15号

2017年选举前民调保守党也占优势,但工党在选举造势中成功地将焦点从脱欧问题转移到全民医疗保健体系和学校资金遭削减等国内问题上,导致特雷莎·梅领导的保守党失去单一多数地位,不得不与北爱民主统一党联手,为后来脱欧协议历尽坎坷和自己被迫辞职埋下伏笔。

15号开议后,10月17号就是欧盟高峰会,欧盟高峰会将着重讨论英国脱欧议题

而目前脱欧问题主导着整个政治议程,只有8%的选民表示他们的投票会受到公共服务资金问题的影响,17%的受访者表示他们主要关注的是10月31日英国脱欧,还有11%的人希望撤销“第50条”,让英国留在欧盟,只有7%的人选择的优先事项是就脱欧问题举行第二次全民公投。

大概要讨论个2-3天,到10月21号,约翰逊就会拿着和欧盟讨论后达成的结果,回到英国国会进行表决

如果不能获得工党支持提前大选,陷入困境的约翰逊还有一个核选项——对本政府召集信任投票,下议院议员可以选择支持首相,或者立即大选。那样下议院里就会出现约翰逊和保守党议员投票反对自己的政府,而反对党工党投票支持的诡异一幕。

大概率是,欧盟不会让步,约翰逊也不会让步,所以约翰逊再拿回国会讨论的,必定是一份硬脱欧协定

这个策略的风险在于,现政府被不信任投票下台后,还不能立刻召开大选,中间要有一个组建看守政府的14天期限,那样约翰逊就面临被工党科尔宾或者已被他开除党籍的亲欧派前保守党领袖克拉克领导的看守政府所取代的可能。

10月22号英国开始议会的辩论,然后再表决

以阻止英国脱欧为己任的自由民主党的影响力也不可小觑。周四,前工党议员伯杰宣布加入自由民主党,她已是本周加入自由民主党的第二位下议院议员。

可脱欧最后期限就在10月31号

“这是一场国家危机,”伯杰在声明中写道,“自由民主党毫不含糊地希望阻止英国脱欧,并致力于确保英国的未来成为一个宽容、开放和包容的社会。”她称自己此举是为了国家利益,自民党要为选民提供一个不同于约翰逊和科尔宾的重要的、积极的替代方案。

等于是说,反对硬脱欧派,只有短短不到十天的时间来应对

自由民主党领袖斯文森发表声明欢迎伯格加入自民党,共同努力阻止英国脱欧,为所有人建立一个更公平、更平等的社会。她强调,近三个月里已有四位其它党派下议院议员转投自民党。

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很难再提出什么新法案,再去表决的

斯文森说:“自由民主党正在加强实力,因为我们领导完全停止英国脱欧的斗争。我们完全支持人民投票,我们是投票留欧者和自由中心的集结点。”

约翰逊就这样,通过强行压缩议会的辩论和表决时间,等于是扼杀了一切“反对硬脱欧”的可能

同一天,首相约翰逊的亲弟弟乔·约翰逊也宣布将辞去下议员议员和政府部长职务,他称这是为了应对“家庭忠诚与国家利益”之间“无法解决的紧张关系”。

约翰逊不顾国会反对者的声音,彻底扼杀民主价值,故而在英国国内,他的独裁行为,也被民众,称之为“政变”

去年11月,他曾辞去特雷莎·梅政府的交通部长职务。他当时称不能支持脱欧协议,应该举行第二次公投。

民主制国家讲究“程序正义”,你可以带领英国硬脱欧,但你必须建立在合理的民主基础上

“鉴于英国脱欧的现实已证实与曾经承诺的相差太远,民主的做法是给公众最后的发言权,”他在当时的辞职陈述中写道,“这不是关于重启2016年公投,而是询问人们是否想要继续英国脱欧,因为我们知道实际可以获得的交易,我们是否应该在没有任何交易的情况下离开,或者是否宁愿坚持我们已经在欧盟内部达成的协议。根据我们所知道的实际情况进行投票,相比三年前依靠理想化的英国脱欧可能提供的结果投票,是不是更民主?”

你现在破坏“程序正义”,直接让国会闭嘴,让一切的反对者闭嘴,企图瘫痪国会对于硬脱欧的干预

如此行为,与独裁何异?

反抗者,最先出现在党内

在英国保守党党内上演了“大叛变”戏码

Philip Hammond

9月3号,英国政坛响当当的一号人物,英国前财政大臣,菲利普·哈蒙德率先挑头

率领21名保守党内资深议员、党员,集体叛变

这21名议员是“留欧派”和“有协议脱欧派”的支持者

哈蒙德带着这21名“党内叛徒”,主动找上敌人,英国工党一起,就向首相夺权一事,进行深夜紧急投票

叛徒和敌人深夜坐到一起,共同商议要在明天的国会上,通过《禁止政府无协议脱欧》的临时法案

这是针对约翰逊要强行带着英国走向“硬脱欧地狱”的有力反击

该《禁止政府无协议脱欧》的法案要求

如果10月19号,英国政府仍无法和欧盟达成新协议,或者政府无法取得国会同意“无协议脱欧”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