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搏官网 > 古典文学 >

忘记,是或不是冲动的惩办?

高考结束,我依旧留在山西,而你去了山东。相差四十分的成绩足以让我们走上两条不同的道路。

可能我要去的地方,

  今天进一个朋友的空间,读到一篇日志,背景音乐是刀郎的《冲动的惩罚》。

言,你知道吗?大学的林荫道上人来人往,可是从未有一个和你相似的背影。

没有你。

  有那么一下子,我听到这首歌感觉既熟悉又陌生。熟悉的是刀郎那看尽世间沧桑的嗓音,当年的《2002年的第一场雪》红遍整个中国,让我对他的声音熟悉得不能再熟悉。陌生的是对这首歌的记忆,我无法确定它是否是我印象中的那首,那段有着特殊回忆的故事。

“我听见雨滴滴落在青青草地,我听见远方下课钟声响起,可是我没有听到你的声音……”,教室外广播站的《小幸运》回荡在校园上空,微微细雨触碰着教室的玻璃,教室里的我双眼朦胧,言,突然好想你。

——写给那些,不知道的离别。

  当我听到“如果那天你不知道我喝了多少杯,你就不会明白你究竟有多美……”,我终于想起,是的,就是这首,《冲动的惩罚》!直到听到高潮部分这令我印象最深的一句,那段在我心中逝去的回忆终于找回。

那个有你的城市,时光还能再回去吗?

——写给那个,不说再见的人。

  那是高中的时候,有一天晚自习的时候学校停电了。一停电,整个教室都是女生的尖叫声和男生的欢呼声。可没多久,老师就拿着手电筒往讲台下一照,大声说“安静,安静!”也不知老师到底喊了多少声之后教室才真正安静下来。教室里黑漆漆的一片,除却讲台上两根蜡烛那微微的一点光之外,几乎可以说是伸手不见五指。尽管安静了下来,但教室里还是听得到同学们唏唏嘘嘘的声音。基本上都是同桌之间,前后桌之间讲着悄悄话。说真的,这么漆黑的夜晚,整栋教学楼都没什么灯光,大家还是有点怕的。于是就只好找周围的人说说话壮壮胆。

夏日炎炎,蝉鸣声充斥着整个校园,闷热的空气也阻挡不了你对篮球的热爱。看着大汗淋漓的你冲进教室,好想,想给你递一瓶水,但那握着矿泉水的手,我始终没能伸出。就像历史重演一般,一年后我们如陌生人般擦肩过,那只想要与你打招呼的手始终没能抬起。

——写给那时,来不及说话的瞬间。

  晚自习学校停电的时候,叫大家搞学习那是不可能的,最起码民心都安抚不下来啊。印象中好像只有初中那一次是在停电中点蜡烛进行物理考试的。那次是没办法,停电前就在考试,停电了也只好继续进行,把考试完成。在老师心中,还是把考试摆在第一位的。我们学校有个习惯,每当停电了老师都会组织同学唱歌。于是黑漆漆的校园里整栋教学楼都弥漫着同学们的歌声,用一个词形容,那就是荡气回肠。

明明你就坐在我的旁边,可我总觉得与你之间隔了一条长河。想起泰戈尔的一句诗,世界上遥远的距离,不是树枝无法相依,而是相互了望的星星,却没有交汇的轨迹。每次看见你,我总是不自觉的脸红,不自觉的心跳加速,不自觉的低下头,心中暗自欣喜。不敢与你多说话,好怕说错些什么。有时连我自己都觉得自己傻得好笑,可我,明明不是这样的人啊!

莫名击中泪点,

  那一次,同学们自发唱起了刀郎的《冲动的惩罚》。也不知道是男生发起的,还是女生发起的。反正我是不会唱这首歌,但之前听过很多遍,我就高兴的跟着男生们一顿瞎唱。唱到后来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到底唱了些什么,只知道当时整个教室的气氛那叫一个热血沸腾。唱到最后,我就记住了班上男生狂吼出来的一句“如果那天你不知道我喝了多少杯,你就不会明白你究竟有多美……”

大家总是那么幽默,爱开玩笑。女生们半开玩笑似的一个接一个向你表白,你面无表情,没有任何表示,我想大概你不介意吧,可是,我介意。心底的忧伤就像长江流入分支,经过全身的每一个角落,记得那天,我很失落。

你总说我整天笑呵呵的,

  其实我真的很奇怪来着,他们到底在哪里学会了刀郎的这首歌,怎么唱得那么整齐,好似全班男生大合唱,人人都会唱。咱女生也乐呵呵的不得了,一个个开开心心的跟着和。可以想象,当时那情景堪比黄河大合唱,一样的壮观!

每次听到你的声音,看到你的身影,都让我有一种莫名的冲动。我喜欢听你唱歌,喜欢看见你。虽然,每次当我问到你唱的是什么歌时,你都一脸嫌弃的告诉我,可我,依旧喜欢。也许,你并不知道,你一直是我崇拜的人,在心底里默默崇拜的人。不知道,从何时起,每个周末我开始盼望下一次星期一的到来,希望能快点与你相见。

好傻。

  一向含蓄内向的我在那晚也疯得不得了,从来没有那么放肆过,从来没有那么大胆过,这段经历在我心上划下了很深的痕迹。那一晚,真的很“冲动”!以前,我很少做冲动的事,凡事都是畏首畏尾,瞻前顾后的,其实我也很想像大家一样随性而为,率性而行。而那一晚,我做到了。我真要感谢那次的停电。它给了我激情,给了我心潮澎湃的动力。

喜欢你的淡然,喜欢你有时的执着。你的眼睛下面有一处被激光扫过留下的疤痕,可你并不不介意。明知道吃辣椒,你脸上的痘会蠢蠢欲动,可你,依旧买一大包辣条与舍友通宵吃完。晨读的朗诵,你也会用不知道是哪里的各种方言念完一篇《离骚》。你就是这样一个既严肃又有些逗的人。

我说,你整天装深沉,

  而现在,四五年过去了。不知什么时候起我逐渐遗忘了那些快乐,中学时代的快乐时光也被渐渐掩埋在尘埃里,沉淀在了我心底,被拂上了灰尘。要不是这次偶然的机会再次听到这首歌,恐怕这段记忆会永埋心底了。

言,你知道吗?在这座没有你的城市里,我找不到那种莫名的冲动,也寻不到那种期待。可坐在这满是人的教室中,我依旧会想起你。在想起你的时候,我仍旧会傻傻的笑。时光记忆中的懵懂与无知如落花流逝般流入脑海,每个瞬间都是那么美好。

以为自己有多帅啊!

  如果说那一晚的唱歌是一次冲动的释放的话,那么我多年后的遗忘,是否就是冲动的惩罚?我忘记了我也曾是一名学生,也曾有过快乐的校园时光,在校园里我收获了属于我那个年纪的欢乐。我的青春,曾在校园走过。不想淡忘的却在不知不觉中渐渐遗忘了,想忘记的却在心中始终挥之不去。

言,你知道吗?有你的地方,从来都不孤独。可是,这样的时光会再回来吗?

总以为,我们还可以打打闹闹的一起工作,

  如果说遗忘,是一次冲动的惩罚,那就让我再“冲动”一次吧!原来,曾经我也这么快乐过。

而后,你却走得很匆忙,

               晴潋庄蝶写于2010.12.20

没有来得及请你吃一餐饭,

也没来得及定一场KTV邀你去唱唱歌,

你走的那天,我在加班,

听说A在出门的路上,遇见了搬行李的你,

你们说说几句话,就各自奔忙。

而我,一直嚷嚷着要去你住的地方看看,

却到了你退房不租的那一天,

也没有荣幸去看看,你住的究竟是什么地方,

是不是和我住的租房一样,

又小又不明亮。

我觉得我们是自来熟的那种人,

刚刚遇见了彼此,

只是一笑,

就仿佛从陌生直接跳到了熟悉,

我知道你对我也很好,

工作太忙的时候,

你也会过来帮帮忙,

你需要帮忙的时候,

我也会尽力,

偶尔下班蹭你的电车回家,

一路回来都可以扯很多很多话,

我知道你有女朋友,

你也知道我单身很久,

那又怎样,

我们不是别人眼里的男女朋友,

只是感觉,你和我,好像好像。

只是我知道,你喜欢的不是我这般模样。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