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搏官网 > 古典文学 >

《杂说一·龙说》韩愈文言文原文注释翻译 | 古文学习网

文章简要介绍《杂说黄金年代·龙说》是梁国思想家韩吏部所作随想,以龙和云的涉嫌来表达君臣之间必需互信,贤臣不可没有圣君,圣君也须依赖贤臣。写作目的在于提示圣上重用贤臣。但小说写得很含蓄委婉,其真正意图在文中始终不曾明了点出。小说原作杂说一龙嘘气⑵成云,云固弗灵⑶于龙也。然龙乘是气,茫洋⑷穷乎玄间,薄⑸日月,伏⑹大意上,感⑺震电,神⑻变化,水下土,汩陵谷,云亦灵怪矣哉!云,龙之所能使为灵也⑼。若龙之灵,则非云之所能使为灵也。然龙弗得云,无以神其灵矣⑾。失其所信赖,信不可欤⑾?异哉⑿!其所依赖,乃其所自为也⒀。《易》曰:“风虎云龙⒁。”既曰龙,云从之矣。文章注释⑴杂说:论说文的大器晚成种。那是韩昌黎写的风流浪漫组托物深意的短小说的第意气风发篇。⑵嘘气:呼气,吐气。⑶灵:显灵⑷茫洋:此处通“徜徉”,无拘无束地往来。穷:极,尽。这里有旅游的野趣。乎:同“于”,在。玄间:太空。薄:抑遏。伏:隐讳,掩蔽。光景:日月的辉。感(han):通“撼”,摇拽,震憾。震电:雷电。《诗经。小雅。5月之交》:“烨烨震电。”神:作动词用,使奇妙。水:作动词用。用水浸湿。下土:地。《诗经。邶风。日月》:“日往月来,照临下土。”汩(gǔ):水奔流的样子,这里指扫除了山谷。矣哉:“矣”和“哉”连用接近,表示终了和感慨的口气。固:原本,本来。于:比。⑸薄:通“迫”⑹伏:遮。蔽。⑺感:通“撼”,摇晃,震惊。⑻神:产生神妙。⑼使为灵:即“使之为灵”,中间省去指代云的“之”。⑽神:作动词用。这里是显得的意思。矣:用在句末,表示终结的口气。⑾凭依:依据,依托。信:实在,真的。⑿哉:用在句末,表示感慨语气。⒀乃:竟,居然。⒁《易》,即《易经》。它是国内古代的后生可畏部卜筮用的书。云从龙:语出《易经·干》卦。原著龙嘘气成云,云固弗灵于龙也。然龙乘是气,茫洋穷乎玄间,薄日月,伏光景,感震电,神变化,水下土,汩陵谷,云亦灵怪矣哉!云,龙之所能使为灵也;若龙之灵,则非云之所能使为灵也。然龙弗得云,无以神其灵矣。失其所依靠,信不可欤 !异哉!其所依赖,乃其所自为也。《易》曰:“风虎云龙。”既曰:龙,云从之矣。小说译文龙吐出的气造成云,云本来比不上龙灵异。但是龙乘着那股云气,能够在茫茫的高空中随地遨游,临近期月,隐蔽它的光后,振撼起雷电,变化奇妙莫测,冬至降落在天下,使得山谷沉沦。那云也是相当美丽妙灵异的吗!云,是龙的技巧使它有灵异的。至于龙的灵异,却不是云的力量使它那样子的。但是龙没有云,就不能够显得出它的灵异。失去它所正视的云,实乃老大的哟。多么奇异啊,龙所借助依附的,正是它自个儿形成的云。《周易》说:“云跟随着龙。”那么既然叫做龙,就活该有云跟随着它啊!小说鉴赏“杂说”是生龙活虎种随感性的商议文,内容、格局都比较自由。《韩文公集》中有杂说四篇,本篇是第风华正茂篇,又称《龙说》。全篇以云龙作比喻,有五层意思:龙嘘气生云;龙得云则变化莫测;龙失云则毫无神异;云的有无全靠龙自身创造;真正的龙一定人有云跟从。全文主题大约是鼓舞有识之士要本身制造出能够施展抱负的有利条件。在《昌黎集》卷十生机勃勃《杂著》中收有《杂说》四篇,这是一组随笔性的短论,本文是里面包车型地铁率先篇。作者简要介绍韩文公(七六八-八二四),字退之,河阳(今江苏省孟县)人。贞元三年(七九二)举人。李嗣升时,曾随同裴度平定淮西藩镇之乱。在刑部抚军任上,他上疏谏迎佛骨,触怒了宪宗,被贬为新乡提辖。后于穆宗时,召为国子监祭酒,历任京兆尹及兵部、吏部军机大臣。他是南梁红得发紫的小说家和要害诗人。他和柳柳州政见不和,但还没影响她们齐声支持倡导古文运动。他们反对过度追求情势的诗作,提倡随笔,重申文章内容的机要。韩昌黎时期的诗坛,已开头突破了大历小说家的狭窄圈子。韩吏部更是改头换面,也开创了一个新的诗文流派。他拿手用健康而有力的笔触,促使纵横磅礴的气势,夹杂着恢奇诡谲的情致,给诗思渲染上风流倜傥层浓重瑰丽的色彩,产生奔雷挚电的壮观。别的韩诗在章程上有“以文为诗”的性状,对子子孙孙亦有超大的熏陶。当然韩诗中也会有追求新奇诡谲的17日游文字,是粥少僧多取的。着有《韩吏部集》八十卷,《外集》十卷。

韩吏部《杂说》是韩昌黎的代表文章之黄金年代,表明了韩文公的政治观念,表达要使国家稳固,圣君与贤臣必不可少。上面我们来探视韩昌黎《杂说》的内容,韩愈《杂说》的翻译及赏析。

图片 1

韩文公《杂说》是韩吏部的代表文章之大器晚成,韩吏部字退之,孙吴国学家、国学家、国学家,他与柳河东同为北周古文运动的建议者,主见学习先秦两汉的小说语言,破骈为散,扩展文言文的抒发成效。

龙嘘气成云,云固弗灵于龙也。然龙乘是气,茫洋穷乎玄间,薄日月,伏光景,感震电,神变化,水下土,汩陵谷,云亦灵怪矣哉!

云,龙之所能使为灵也;若龙之灵,则非云之所能使为灵也。然龙弗得云,无以神其灵矣。失其所依附,信不可欤 !

异哉!其所依附,乃其所自为也。《易》曰:“云从龙。”既曰:龙,云从之矣。

1、韩愈《杂说》的翻译